<<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将帅风采

大将陈赓赴朝轶事
来源:《党史博览》  作者:尹家民  点击次数:773
大将陈赓赴朝轶事

陈赓(左一)陪同彭德怀视察志愿军炮兵阵地


 

■被高岗拉去跳舞的陈赓大喊“救命”


1950年11月1日,陈赓从越南高平启程回国。不久前,中国人民志愿军浩浩荡荡跨过鸭绿江,踏上了朝鲜战场。回国途中的陈赓为此夜不能寐。

11月29日,陈赓来到北京。他向毛泽东和其他中央领导汇报了在越南期间的工作以后,马不停蹄,经由沈阳前去朝鲜战场。

后来,毛泽东和金日成谈话时,曾说道:“陈赓从越南回到北京,向我汇报援越抗法的事情,他提出要求,想去朝鲜。我说,你陈赓就是好战,刚听说跟美帝打,你就有了精神,病也好了一半。我说,那你要感谢杜鲁门喽!”

1951年1月8日,中国人民志愿军在朝鲜发动的第三次战役结束,彭德怀召开了总结这次战役作战经验的会议,陈赓也参加了。开完会,陈赓到前线去看了几支部队,还在宋时轮的兵团司令部住了几天。在朝鲜前线和后方兜了一大圈之后,他搭乘火车返回中国东北。当时铁路沿线时常遭到敌机空袭,每次都要投下大量炸弹,有些炸弹是定时的。火车要经常停,等候排除危险后再继续前进。

短短的旅途历经艰险,到达沈阳时已是精疲力尽。可偏偏遇上了好玩的高岗,他拉住陈赓,非要停留几日。时任中共中央东北局第一书记、东北行政委员会主席的高岗,不但好客而且好玩,他专门以“欢迎陈赓司令员”的名义组织了一场盛大舞会。

由于在战争中双腿伤残,陈赓从不跳舞,可是在高岗的盛情邀请下,不得不坐进舞厅里“奉陪”。

当音乐响起时,人们陶醉在柔和细腻的灯光和舞曲中。突然,不知什么地方发出一声大叫:“救命啊!”

霎时间,音乐戛然而止,满场的舞者停下脚步,惊奇地四处寻找发出声响的人。

当人们最终发现发出喊声的不是别人正是举世闻名的陈赓,而且他正滑稽地面对着一个姑娘时,都忍不住大笑起来。

谁都知道陈赓是个乐天派,不管走到哪里,只要他一出现,哪里就会被他逗得笑声一片。他急中生智的本领没人不服。

这次也是一样。原来陈赓一进舞池,就被高岗早已安排好的姑娘给缠住了。不管陈赓怎么解释他的腿连走路都困难更别说跳舞了,可姑娘不信,非要跟他跳几步试一试。陈赓说了半天,姑娘就是不饶,说不跳高主席定拿她问罪。情急之下,陈赓就大叫起来,弄得四座皆惊。

陈赓高声一喊,姑娘又急又臊,也顾不得高岗的叮嘱,早一溜烟跑了,陈赓“罢跳”的目的达到了,安心地坐了下来。陈赓这次执意不跳,其实是他很不喜欢在这个时候弄这些东西。

1951年1月25日至2月16日,志愿军进行的第四次战役第一阶段虽取得歼敌2.2万余人的胜利,但因砥平里战斗失利,战役反击不顺手,战略预备队未能赶到,不能扩大战果,所以也就难以制止敌人的进攻。第二番兵团及补充兵员未到,部队供应正处于青黄不接状态。2月19日,彭德怀专程回国,向毛泽东汇报朝鲜战况和请求援兵。

彭德怀考虑:“坚持两个月没有问题。国内第二番部队要尽快拉上去,早作准备。现在只有十九兵团已开过安东(今丹东),还有宋时轮的九兵团在朝鲜休整后可参加春季攻势,这样第二番参战部队只有六个军,兵力不够。我建议尽快让陈赓指挥的三兵团开上去,其他如杨成武和董其武兵团也要抓紧准备出国作战。”

毛泽东表示同意。

4月25日,陈赓被正式任命为中国人民志愿军第三兵团司令员兼政委。



■陈赓一句“该吃饭了”替大伙解了围

1951年5月第五次战役时,志愿军一八○师失利。事后,彭德怀便在志愿军司令部(简称志司)所在地空寺洞主持召开一个军长、政委参加的会议。为了开好这次会议,志司的同志专门在树林里搭了一个很大的掩蔽棚,很宽,很长,与会者都可以坐下。棚子是用粗木搭的,上面盖上土,搭上树枝,从空中看不见,可以防敌机扫射。

各兵团的领导和各军军长、政委相继到了。开会的前一天,三兵团当时的主要负责人副司令员王近山还没有到会。到志司来开会的首长们议论纷纷,猜想三兵团六十军一八○师遭受严重损失,彭德怀一定会找王近山算账,因此估计他不敢来开会。

第五次战役第二阶段结束后,由于一八○师在北撤时没有组织好,部队损失严重,主要是因为师领导指挥有误。但是,三兵团和六十军没有采取积极有效的措施,及时派得力部队接应和寻找,也是有责任的。

三兵团的领导来了,彭德怀走出洞口亲自迎接。他见来开会的是三兵团政治部主任刘有光,第一句话就问:“近山同志怎么没来?”

刘有光答道:“他……一八○师没打好,他不敢来见你……”

彭德怀道:“开会是研究经验教训,一八○师受损失,我也有责任嘛。我们主要不是追查责任,更重要的是找一找教训,让我们更聪明些。”

 

听了彭德怀的话,人们紧张的心弦松了下来。但彭德怀的严厉是出名的,他决不会放过任何的失职。会议开始后,当他总结到第五次战役的经验教训,讲到一八○师的情况时,当着众多军长、政委的面,他把六十军军长韦杰叫了起来,直接点名问道:

“韦杰,你们那个一八○师,是可以突围的嘛,你们为什么说他们被包围了?他们并没有被包围,敌人只是从他们后面过去了,晚上还是我们的天下嘛,后面没有敌人,中间也没有敌人,晚上完全可以过去嘛,为什么要说被包围了?哪有这样把电台砸掉,把密码烧掉的?”

韦杰低头不语。

彭德怀火气上来了,追问道:“你这个韦杰,军长怎么当的?命令部队撤退时,你们就是照转电报,为什么不安排好?”

会场上顿时鸦雀无声。除了彭德怀的声音外,再没有别的声音。韦杰一时也不知说什么好,他知道现在任何辩解都无济于事,而且说什么都可能是火上浇油。于是,他闷声不响。可彭德怀就是不喜欢一声不吭,见韦杰不答话,满眼冒火,发作得更加厉害。

这时,志愿军副司令员邓华有些着急,怕韦杰受不了。他找洪学智商量,问:“怎么办?”洪学智也很着急,想上去劝一下,怕彭德怀火气更大。这时,他看见陈赓坐在门口,就对陈赓说:“陈司令员,你说说吧。”因为他们都知道,陈赓资格老,他讲话,彭德怀不会发火。陈赓是个反应极快的人,他站了起来,说:“老总,该吃饭了,肚子都咕咕叫了……”

彭德怀听陈赓一说,碍着他的面子,不好再说什么,看了看表,停了一会儿说:“好,吃饭。”

就这样,一场雷霆被陈赓一句玩笑话熄灭了。

说老实话,在这种场合,只有陈赓才敢这么做。

王近山是连毛泽东都开玩笑称其为“王疯子”的著名战将,写过无数次战报,可那都是胜利的捷报,而这次却是他一生中唯一一次败绩,他内心的痛苦难以用语言表达。不知什么时候,陈赓悄悄地走近他,问道:“大热天的,关门给谁写情书呢?”

王近山扭头一看是陈赓,把笔重重地放在纸上,大呼道:“陈司令员,都这个时候了,你还拿我开玩笑!”

陈赓知道他在写检讨,就收起了笑容,说:“你这个‘王疯子’,过去打仗是只虎,怎么如今变成鼠了,连彭老总都不敢去见?”

王近山唉叹不已:“不是不敢,实在是没脸去见。你是旁观者,你看我们兵团,你不在,我的指挥上到底是个什么问题?”

“我讲你受得住?”

“你也算是我的上级,上级批评下级有什么受得住受不住。你就敞开骂我一顿吧!”

陈赓想了一下,综合中央军委领导和前线彭德怀的一些说法,开诚布公地说:“我们都是吃‘刘邓’饭的,近山啊,打定陶你是尖兵,千里跃进大别山,你是开路先锋。这次朝鲜回撤失利,你不是右倾,主要是指挥不当。你太麻痹了,太轻敌了。彭老总已经替你承担了责任,你要深刻地想一想。现在作战的对象变了,光靠死打硬拼不行,要注意总结新经验……”

“我接受你的批评,可我哪有脸面对彭总呢?他肯定……”王近山犯起愁来。

“你可以这样嘛,”陈赓给他出主意,“你怕见彭老总,你可以到北京直接找毛主席请罪,同时把检讨交给彭嘛。”

“对,我负荆请罪!”王近山突然又高兴起来,“还是老领导办法多!”

■前线还在打仗,不能搞得人心惶惶

陈赓惦记一八○师的事,当受损部队讲到通信不行时,他特别留意,并答应给他们调一名通信专家。有点空闲,他就给正在志愿军三兵团司令部的戴其萼(陈赓的老部下,陈赓就任三兵团司令员后,将他从云南抽调过来)打电话:

“老戴吗?你们那儿搞得怎么样了?”陈赓问的是当时的“三反”“五反”运动情况。

“已经完了。”

“你呢?”

“我没事。”

“你没事就快来。听说你那个通信处贪污了十好几个亿!”当时的亿,相当于今天的万。

“我不相信,我们通信处数我胆儿大,可我连公家一双鞋也没多占,别人谁敢贪污十多亿?我们也没那么多钱。可能是有一批通信器材没有上报,打了点埋伏,他们把这个折价弄成贪污了!”

“你发个电报,作个检讨。你到志司来之前把电报写好。发出之前,拿来给我看一看。”

晚上,戴其萼来找陈赓。陈赓和彭德怀、甘泗淇、邓华一起住在一个矿洞里面。这里用木板隔成四个房间,每人住一间。房子很小,里面的陈设也很简单。戴其萼进来后,陈赓让他坐下,缓缓地问:“今天我问你几个问题,你怎么想的就怎么说,你说错了我不怪你,但必须说真话。”

戴其萼疑惑地点点头。

“现在有个通报,说你们通信处贪污,你已经说明白了。还说咱们的后勤部长贪污了一汽车黄金,你认为是真的吗?”

“我不相信。”戴其萼马上答道,“我们全兵团也没一汽车黄金!阎部长不是这种人。我估计这又是‘贫雇当家’那一伙整的……”

“是啊,有些人就爱搞这一套。”陈赓站起来,在小屋里转来转去,“我对部队这些同志是了解的。可我从越南回来,就又到朝鲜来了。这十多个月情况不了解。所以我要问你,部队有什么变化,是不是大家都在做生意,发财呀?”

“我们部队一直是艰苦的。不能说个别人没有变化,但整个部队我觉得还是保持了艰苦奋斗传统的。”

陈赓又问了几个人的情况,沉思着。突然,他转过身来,两眼直盯着戴其萼:“现在都要打包票,你打不打?”

“我打。”

“你对作计划下指标打‘老虎’,有什么看法?”

“我不理解。我觉得和毛主席的‘实事求是’统一不起来。危险,大家不怕;关键时刻冤枉人家,将来不好说话。”

“是啊,这跟抓特务一样,有几个抓几个,怎么能订计划呢?行了,我就问你这些。”从陈赓屋里出来,戴其萼觉得奇怪:谈这些干什么呢?

直到回国以后,戴其萼才从老战友王步青那里得知,当时有关部门把一位后勤部长的所谓贪污案作为大案要案,问陈赓:你对这个问题有什么看法?

陈赓在找一些知情人了解情况后,立即向云南军区和中央发电:后勤部长跟我多年,可能有些大手大脚,浪费现象,至于贪污我不相信,我敢用党籍担保!这个案子可能是假的。因为我们全兵团20多万人马,两年全部经费也不到一汽车黄金,20多万人不可能不吃不用!我建议中央查清这个案子!前线还在打仗,不能搞得人心惶惶!

后来,陈赓还找戴其萼了解通信方面的情况。他问戴其萼:“你给我讲三个问题:第一,对美帝作战给通信联络带来哪些特点?第二,你们采取了哪些措施?第三,你们对各级指挥员有什么要求?”此后,他根据戴其萼的建议,给部队下达了《加强通信联络的决定》,并且用的是兵团党委的名义,以引起部队的重视。
    

■“你们不认识吧?来个自我介绍,我叫陈赓。”

1951年9月2日,陈赓到志愿军司令部的时候,志司驻地还在伊川西北的空寺洞。

9月15日,志司搬迁到平壤以西的桧仓金矿。这个金矿离桧仓城两三公里。矿洞很深,里面缺氧,也很潮湿,到处渗水。初到时连电灯也没有,只能点着蜡烛照明办公。洞中很暗,人们进去要带手电,没手电就没办法前进,也出不来。洞中有些地方低矮,走路得低头,不然就会撞脑袋。而且曲折迂回,像一座迷宫。如果不懂得路线也没向导,进去后就很难走出来。陈赓身体不好,整天呆在洞里,经常头昏脑胀。

尽管矿洞中的工作条件很差,生活也苦,但陈赓的心情却是愉快的。他初到志司工作的时候,尽管人们都熟知他的大名,但真正与他共过事的人不多,只觉得他很潇洒,对他肃然起敬。时间一长,大家都觉得他没有首长架子,很好接近。他遇见什么人都爱聊一聊。

东线的文艺演出队要去上甘岭慰问。陈赓要同队员们聊一聊。

团长漠雁带了几个演员,兴冲冲应邀而来。他们走进嵌在半山腰的防空洞,正对着小房里的一张行军床和墙上的地图发愣,陈赓洪亮的嗓门响起来:“爬山爬累了吧?啊,进来坐吧!”大家推推搡搡,有些拘束。

陈赓抓住一个演员的手,往屋里拉:“别看屋子小,你们几个人还坐得下。”

大家进了小屋,揣度这位首长是谁,陈赓道:“你们不认识吧?来个自我介绍,我叫陈赓。”

演员们差点惊叫起来:这就是当年率领数十万人马同刘邓大军一起打过黄河,威震中原的陈赓!大家急忙起立,敬礼。

陈赓笑了起来:“我又不阅兵,快坐下吧。”他顺手拿起一个苹果削着:“你们说朝鲜的苹果甜,还是祖国的苹果甜?”大家被问愣了,傻笑着说:“都甜。”

陈赓说:“我说朝鲜的苹果更甜。你们不要笑,甜就是甜!是不是怕说不甜就不爱国啦?从政治上说,没有朝鲜人民的支援,没有人民军的并肩作战,要打败美帝国主义侵略军队是不可能的,毛主席要求我们爱护朝鲜的一山一水一草一木,根本道理就在这里。”

陈赓把一个削好的苹果递给一个同志,可他不肯接;再递给其他人,还是没人接。陈赓嘴角一咧:“你们这些小知识分子,就是爱面子,心里想吃又不拿,给!”他把苹果硬塞给一个队员。

后来,漠雁陪着陈赓看演出。陈赓看到一个叫《战地小休息》的节目,见到剧中战士满脸被烟熏黑的样子,不满意地摇了摇头:“为什么要把志愿军战士搞得那么脏?那么野蛮?挽袖子把胳膊,很不雅观。我们的战士是很文明的,是很讲卫生的!美国兵在阵地前捉虱子,我们的战士自造洗澡桶,一天洗一次澡,还在阵地上种种花草,这才是真正的乐观主义,别搞形式!”

■坚持说自己在志愿军里是“后来的”

1951年下半年,朝鲜战场的战线已经稳定在“三八”线一带。美国放弃了侵占全朝鲜的企图,并作出了愿意在“三八”线附近谈判停火的表示。中朝领导人也决心边打边谈,争取和谈成功。这样,和平解决朝鲜问题的曙光初现,志愿军最高指挥部里,也开始了酝酿谁出任和谈代表的问题。

在此之前,彭德怀曾收到金日成发给毛泽东的电报。电报申明了朝鲜方面对同美国战场和谈的意见,提出了目前谈判的内容和地点,并要求彭德怀代表志愿军出席和谈会议。彭德怀立刻召集陈赓、邓华、甘泗淇、杜平、解方等总部领导讨论一下,看谁去好。大家对朝鲜提出谈判的内容和地点都无异议,他们尊重人民军的选择,只是认为彭德怀是“总指挥”,应该坐镇志司,主持作战。彭德怀也觉自己离开战斗岗位不合适,提议邓华去。

邓华道:“我这个人一辈子没干过外交,不知怎样对待,我看还是换个懂外交的同志去吧。”他一下发现陈赓,便高兴起来:“我看还是陈司令员去吧,你是老资格,蒋介石都怕你,老美更没什么说的。你不是参加过停战谈判么,正好!”

陈赓笑了:“今非昔比,如今我这身体脑子都不如从前,拄着拐让人家看笑话。”他和甘泗淇交换了眼神,接着对邓华说,“外交虽非你所长,你是打仗的料,可我们都同意彭总的意见。你是咱志愿军第一副司令,一至五次战役你通通参加了,对和谈最有发言权。我那时在太原执行小组谈得好,靠的就是情况熟。”

甘泗淇响应道:“老陈说得对,你情况熟,你去吧。”

在大家的推举下,邓华就不好推辞了。

彭德怀点燃一支烟,慢慢吸着。大家围绕谈判问题又讨论起来。

陈赓说:“美帝国主义愿意和谈,这是我们的胜利。朝鲜战争对英法等国无实际利益,而西欧本身又受着威胁,所以它们与美国相互间的矛盾是存在的,同时美国统治集团内部的斗争也日益剧烈,使杜鲁门不能不考虑选择谈判。他想结束朝鲜战争,摆脱被动局面。”

会后,彭德怀将会议讨论和推选邓华、解方为志愿军谈判代表的情况,上报了中央军委。

1951年10月以后,陈赓因病回国治疗,至1952年3月,第三次入朝。他这次是替换回国的彭德怀的。

朝鲜战场上特别艰苦的生活,异常繁忙的工作,同样影响着彭德怀的身体。原先,彭德怀就患有慢性肠炎,是早年在旧军队当兵时得下的,还有严重的痔疮。这几天,头部又生了一个瘤子,身体日见瘦弱。大家劝他回国检查治疗,他总是说:“这是小病,不要紧,死不了人!”继续在前方坚持工作。

3月31日黄昏,陈赓到达志司。当夜就与彭德怀交谈,告诉他毛泽东对战争的看法,以及自己来的意思,督促彭德怀回国休养。彭德怀想坚持到5月朝鲜战局稳定后再回国。陈赓对其负责严肃的态度,打心里敬佩。

但周恩来请示毛泽东后,要彭德怀马上回国治疗,绝对不要推到5月。周恩来的电报同意彭德怀去与金日成会谈,动身时间不要迟过4月上旬。陈赓拿着中央的电报让彭德怀看,笑道:“中央来电催你马上回国治病,我看你还敢违抗中央命令吗?”4月4日,中央再次来电催促,彭德怀不得不于4月7日动身回国。

回国前,陈赓把洪学智找来说:“彭总这次回国,要当军委常务副主席,主持军委日常工作。周总理太忙,还兼着军委常务副主席,忙不过来,所以非要彭总回去不可。”

彭德怀交代:“我回去以后,我在志愿军的一切职务由陈赓同志代理。他是1922年的老党员,资格比我还老。你们要支持他的工作,配合好。”陈赓开起玩笑:“可是,我在志愿军里的资格可没有学智同志老哟,我是后来的。”

洪学智对彭德怀说:“你放心,我坚决服从他的领导。”

陈赓又开玩笑:“什么服从不服从的,你把后方那一摊抓好了,就行了。”

彭德怀点点头,和陈赓重重地握了握手,深情地道别……■

友情链接

河南党史网 中国共产党历史网 中央文献研究室 人民网 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中国政府网 新华网 中国网 央视网 中国日报网 光明网 共产党员网 中国青年网 国际在线 凤凰网 求是网 国史网 国家档案局 近代中国研究 郑州做网站擎天

党史博览杂志社主办 Copyright © 2000-2018 中共党史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党史博览杂志社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豫ICP备1801205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