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精品图文回顾

皮旅中原东路突围成功背后的“秘密”(下)
来源:《党史博览》2020年第8期  作者:吴东峰  点击次数:5024
皮旅中原东路突围成功背后的“秘密”(下)

   图片说明:1955年皮定均被授予中将军衔

■同舟共济:“人桥”是怎样连接起来的■

磨子潭,是皮旅穿越大别山的最后一道屏障。

所谓磨子潭,其实是淠河的一段。大水从岳池奔涌而下,河中央有一块黄石头,又大又圆,直径10多米,东面水大,西面水小,河水经年累月围着它转,冲出了一个很深的潭,故此得名。

如今我们站在这里,面对着的是一片安静的河面,对面的三座大山仍如屏风般立在眼前,当年的磨子潭早已不见踪影了。新中国成立后,为了治理洪涝灾害,这里建起了佛子岭、响洪甸、磨子潭三座大型水库。

201881岁的汪舟龙,退休前是磨子潭镇政府的工作人员,后来,镇里返聘他编撰镇志。当年皮旅抢渡磨子潭时,他已经记事了。

汪舟龙回忆,那天夜里,睡到半夜,突然响起了一阵枪声,我们都吓得不敢动,到了早上,枪声才逐渐停了。八九点左右,汪舟龙跑出门去看热闹,眼前的情景使他惊讶不已:黑压压的部队开过来,三五成群,接二连三地走过去,前不见头,后不见尾,一直走到下午三四点。

汪舟龙后来才知道,这支被群众称为红色部队的,就是皮定均率领的皮旅,而此时的皮旅正面临着生死考验。

当皮旅官兵赶往磨子潭结集时,国民党军整编第48师的部队已在岳西、舒城、潜山布防阻击,其先头部队夜半可赶到磨子潭。这是皮定均在电话里诈获的敌人情报。

形势十分严峻。部队已经来到磨子潭,乌云密布,大雨骤至。敌人正在向大河逼近,要抢占河对岸如屏风似的三座山头,依托大河之险,阻挡皮旅6000余人马渡河。

抢渡磨子潭的过程惊心动魄。

皮旅官兵都记得,在突如其来的变化中,即使情况万分危急,皮定均依然头脑清醒,应付自如。他没有像赶鸭子一样赶部队下水,而是向船工作了调查,找到上游水位最低的三个地方作为徒涉场。与此同时,皮定均十分严厉地下了三道命令:

第一,命令1团团长王诚汉:“1团火速徒涉过河,协助3团向敌人反击。”

第二,命令工兵连连长:“与老乡组成摆渡队,用木船,摆渡23位妇女、2个婴儿和其他伤病员,要绝对保证安全。”

第三,派出骑兵通信员,向担任后卫的2团团长钟发生传达命令:“迅速跑步跟上来,徒涉过河。”

很快,各部队有条不紊、秩序井然地渡过了磨子潭。汪舟龙至今仍十分迷惑:这一夜,大雨倾盆,水涨岸远,皮旅是靠什么工具渡过磨子潭的?

舟渡?老人说,一条船,只能装10人,总共才有5条船,6000余人要何时才能渡完?

桥渡?老人说,因水深流急,风大浪高,三次架设都没成功,夜半就放弃了。

皮定均的警卫员赵元福回忆,夜里10点钟左右,皮定均果断地说:“我们不能犹豫了,现在只能用小船把女同志和伤病员渡过去,部队涉水过去。”

而后,皮定均与徐子荣、方升普站在岸边商量,当机立断,决定全旅徒涉过河。起初,水深齐胸,到河中心,水面上只露出一个个脑袋。徒涉过河困难很大。参谋长命令工兵把绳子接起来拉过河,然后官兵们拉着绳子过河。

汪舟龙采访了许多当事人,许多人都说是用一条很长的绳子拉过去的。但据汪舟龙了解,在当时的情况下,不可能有那么长的绳子。

皮旅老战士李堂明的一段回忆揭开了这一秘密:

狂风夹着暴雨,打得人脸生疼。急流又把人冲得东倒西歪,恶浪一个个劈头盖来,不时地叫你呛上几口水。河底又全是溜光圆滑的石子,稍不小心就会跌倒。我们互相拉着腰带,连成一条长链,在波涛中艰难地前进。敌人的机枪、炮弹向着河面上乱射乱轰,长链中不断有人被流弹击中倒下,被汹涌的河水卷走,其余的同志又抢上一步,把链条接上……

原来,一部分战士手拉手结成一道“人桥”,成为名副其实的中流砥柱,让战友们攀附他们的身体,横渡淠河。

汪舟龙还谈到,急流弹雨中的皮旅分三路强渡,其中有10余人被急流卷走。作为先前渡河的313连在阻击国民党军的战斗中,被敌割断,与主力失联,后编入鄂东独立25团。这段很少被人提及的历史,证明皮旅在千里突围中,并不是毫无损失,而是起码损失了一个连以上的实力。

大部分部队过河后,皮定均、徐子荣等旅领导才开始乘船过河。

皮定均警卫员赵元福回忆说,皮旅长一边指挥部队徒涉,一边帮助妇女和伤员上船。当皮定均看到船要开动时,便直接走下河床,要和官兵们一起涉水过河,但幸亏被站在水里的战士一把拉住了。

新中国成立后,皮定均与毛泽东在一起

■令行禁止:皮定均要求部队立即出发的决心毫不动摇■

走出大别山后,便是一马平川的皖中平原。

1946713日,皮旅6000余人集合在毛坦厂镇东山坡上,召开了穿越皖中平原的动员大会。在这个动员大会上,皮定均作出了一个惊人的决定——要求部队彻底轻装:“除了武器弹药和身上穿的衣服鞋子,其他东西一律甩掉!”皮旅老兵晁尚志回忆说:“皮旅长令行禁止,决不客气,决不马虎,决不犹豫,决不动摇。”

军令如山。据皮旅老兵回忆,那一天动员会后,皮旅官兵的背包,整整丢满了一山沟,横七竖八,花花绿绿。一驮子一驮子的档案、文件,在火中化成了青烟。

不仅如此,皮定均还对轻装进行了严格的检查,轻装彻底到所有的炊事担子、公文箱子和个人的全部用品,甚至连走不动的牲口都要精简掉。

部队进行彻底的轻装,为的是接下来的五天五夜的高速急行军。因为在接下来的五昼夜里,他们要和国民党的围堵部队“赛跑”:向东飞奔350公里,冲出敌人即将合拢的包围圈,与苏皖解放区部队会师。

715日拂晓,皮旅31营轻取官亭镇,俘虏地方民团百余人。此时,部队由于连续行军,格外疲劳,但在该镇仅停留不到一小时,便又出发,向北拐向凤阳。

本来计划在吴山庙休息,但皮定均听侦察队报告,敌人已在淮南路两侧强征民夫抢修工事,又当即决定:“在吴山庙吃饭,吃完饭立即出发。”2团团长钟发生提出:“部队太疲劳了,休息一天吧!”

皮旅老战士张国治生前接受笔者采访时回忆,为了休息的事情,钟发生团长和皮定均旅长两位老战友竟然大吵了一架。

皮定均斩钉截铁地说:“不能停留,吃过饭马上就走!”毫无商量的余地。

钟发生指着皮定均大吼:“你算什么英雄,怕死鬼!在这里休息一天有什么了不起?敌人来了,老子去打!”

骂归骂,走归走。钟发生不敢违抗军令,很不情愿地带部队出发时,还在大街上骂骂咧咧。

其他领导也有主张休息的,但皮定均还是那句话:“走!服从命令!”

此时,人称“政委妈妈”的徐子荣看到部队官兵实在太疲惫了,也劝皮定均:“是不是稍稍休息一下?短一些,不要一天,三个小时吧。”徐子荣是皮旅党委书记,1927年入党的老党员,年龄也比皮定均大六岁。

可是,这时皮定均的犟脾气上来了,连徐子荣的面子也不给。他说:“部队停不得,三个师的国军正向我们包围过来,这里多停几个小时,就有全军覆没的危险。如果把部队损失了,我们怎么交代!”

皮定均没有发火,而是一脸严肃,脸色铁青,加上那上翘的嘴唇,由喜变怒,更加可怕。他要求部队立即出发的决心毫不动摇!

皮旅官兵还是按照旅长的命令,准时离开吴山庙,连夜抢越淮南路,进入定远地区,再向津浦路飞速前进。

就在皮旅离开吴山庙不到3小时,国民党军整编第48138旅乘汽车于次日凌晨赶到了淮南路。

张国治说,当他们赶到时,我们早已越过淮南路,走出几十里地了。他说:“如果当时皮定均不坚持自己的意见,在吴山庙休息哪怕只有3个小时,其后果就不堪设想。”

■情深义重:突围中诞生了两个小生命■                                 

皮定均之子皮效农在出席纪念皮定均诞辰90周年活动时,说过这样一段话:

父亲是个军人、战将,在战场上叱咤风云,军令如山,可是在平时生活中,他又是个老农、慈父。也许是从小在大别山生活的艰辛和苦难,家庭的破碎和奶奶的教育,使他对劳动人民具有一种本能的尊重与热爱。他常教育我们要尊重警卫员、驾驶员、炊事员、保姆,尊重他们的人格。这与我奶奶对我父亲说的“见到穷人讨饭要给一口饭”的话是一样的。

其实,皮定均又何止在家庭生活中是“慈父”呢?在中原突围行军打仗的日日夜夜里,皮旅官兵对他的“慈父”形象记忆犹新,亲切而温暖。

他们说,别看皮司令指挥作战军令如山、六亲不认、铁面无私,但他对战友、对部属、对老百姓可好啦!在皮旅官兵眼中,嘴唇上翘、喜气洋洋的皮定均,是和蔼可亲的“兄长”和“慈父”。

参加皮旅突围的官兵中,有23位女同志。这些女同志非常了不起,她们与男同志一样,跋山涉水,走完了艰难困苦的24天行程。

不仅如此,在突围过程中,女兵队伍中还诞生了两个小生命,这是中原突围奇迹中的“奇迹”。

第一个生孩子的是供给部部长范惠的爱人薛留柱。中原突围时,她已临近分娩,旅首长知道她要分娩,专门配了一匹骡子给她骑。薛留柱在快走到吴家店时,感觉到有临产的预兆,孩子是在当地农民家的灶房里出生的。为了纪念中原突围,范惠夫妇为这个女孩取名“中原”。

范惠夫妇一辈子都记得:皮定均、徐子荣等旅领导知道后,都来看望和道喜。他们说:“行军打仗还添丁增口,真是大喜事啊!”

他们记得皮定均抱起小中原,边端详边夸奖:“这娃娃漂亮,名字很有意义,要好好照顾她。”皮定均命令:派一副担架,四个战士,轮流抬着母女行军。

四天后,皮旅在狂风暴雨中抢渡磨子潭。赵元福回忆,这时,敌人的机枪子弹已经落到河中间,炮弹掀起的水柱几乎把小船震翻。皮定均目送家属、伤员上船时,很快发现了队伍里少了一副担架。他问供给部部长范惠和他的爱人薛留柱:“孩子呢?”范惠没有回答,仰头望天。薛留柱泪水涟涟,低头不语。

皮定均立即明白了,他们为了不影响部队行动,把刚出生的孩子送到老百姓家里了。此时,皮定均无法发火,也无可奈何,他叹了口气,说:“算了吧,算了吧,这孩子多可爱啊!”

时隔28年后,范惠夫妇终于在大别山区找到了自己的女儿中原,当时她已经是几个孩子的妈妈了。

在突围途中诞生的另一个小生命,是3团参谋长青雄虎、何济华夫妇的孩子,一个名叫“突突”的女孩。

皮旅31营营长赵联诚回忆,当时,2团和1团在前面打得正紧,皮旅长命令,作为后卫的3团快速向前靠拢,准备投入战斗。正在这时,青雄虎对赵营长说:“我先到前面去,你走慢点,我爱人要生孩子啦!”赵营长慢慢走,等到了骑在马上的团参谋长爱人何济华。赵联诚回忆说:“她脸色发青,羊水都流出来了。我们把她扶下马,不到二十分钟就生下了一个女孩。”

皮定均是在一座桥下指挥部队攻打青风岭时,得知青雄虎爱人生孩子了。3团团长曹玉清回忆,先头部队发起两次佯攻都失败了,皮定均顾不上细问,却关照卫生队派个医生去照顾,并特别嘱咐曹玉清:“一定要保证母子平安。”

强攻青风岭战斗结束后,皮定均一直站在路边等着3团的队伍上来,打听青雄虎爱人在哪儿。当看到何济华拄根棍子走在队伍里,有个战士帮她抱着新生的婴儿,皮定均非常惊讶:“你怎么不坐担架?这身体怎么能受得了?”

何济华回忆,皮定均从战士手中接过婴儿,对着小脸蛋亲了一口。他高兴地对何济华说:“这是战火中诞生的孩子,我们这支部队后继有人啦!”何济华和几位女战士都提议皮旅长为小孩起个名字,皮定均稍微思考一下,说:“就叫突突吧,在中原突围中诞生的孩子。”

在突围路上“突突”枪声中诞生的“突突”,一出生就习惯了枪声。何济华说,第二天在抢渡磨子潭时,敌人机枪子弹打穿了她的襁褓,她也不哭不闹。但是部队一停下来休息时,她反倒哭闹起来。

范中原、青突突,两朵战地之花,她们的名字合起来代表“中原突围”。这两朵战地之花,不仅仅是爱情之花、生命之花,更是皮旅这一坚强集体中的团结友爱之花。她们确实是中原突围“奇迹中的‘奇迹’”。■

〔作者声明:本文写作中参阅了皮效农主编的《皮定均的一生》(中央文献出版社2013年版)及皮定均著《铁流千里》、张凤雏著《将军生死录》等作品,特此鸣谢!〕

友情链接

河南党史网 中国共产党历史网 中央文献研究室 人民网 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中国政府网 新华网 中国网 央视网 中国日报网 光明网 共产党员网 中国青年网 国际在线 凤凰网 求是网 国史网 国家档案局 近代中国研究 郑州做网站擎天

党史博览杂志社主办 Copyright © 2000-2018 中共党史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党史博览杂志社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豫ICP备1801205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