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精品图文回顾

新中国第一次防疫战
——察哈尔省察北专区抗击鼠疫回眸(下)
来源:《党史博览》2020年第3期  作者:陈 辉  点击次数:5154
新中国第一次防疫战

■毛泽东致电斯大林■

地球是个大家庭,瘟疫不是一个地区、一个国家的灾难,可能发展成世界的灾难、人类的灾难,抗击瘟疫需要国际援助,特别是新中国刚刚成立,一穷二白,国内防疫条件和资金十分匮乏,当时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对中国持敌视态度,有可能也有能力支援中国抗击鼠疫的只有苏联。19491028日,毛泽东致电斯大林,请求苏联方面帮助中国防治鼠疫。

毛泽东《关于请苏联帮助防治鼠疫给斯大林的电报》中记载:“张家口以北地区发生肺鼠疫,死六十余人。已蔓延至张家口,死四人。威胁平津。请你考虑是否可以空运生菌疫苗四百万人份,血清十万人份至北京应用,所需代价,当令中国政府当以物物交换办法照付。……如可能,请你考虑,苏联政府是否可以再派一同样的防疫队来北京转往张家口帮助我们进行防治鼠疫工作。”

斯大林表示同意。苏联政府做了应急反应,立即组织专家和防疫队赶往中国。苏联专家拉克森、沙洛第夫斯基、白洛基森娃、莫辛柯娃等4人和驻华专家麦依斯基率领33人防疫队于114日夜和5日晨先后赶到北京,5日晚到达张家口市进行防治工作。罗果金博士及苏联防疫队总代表麦依斯基还亲赴察汉崩崩村、龙王庙等疫区进行实地考察研究,鼠疫专家拉克森博士在张家口电台播讲了《新中国鼠疫即将扑灭》,麦依斯基播讲了《如何预防鼠疫》等,这些对于普及科学的防疫办法、彻底制止鼠疫的蔓延起到了一定的作用。

1122日,苏联医学专家和工作人员顺利完成任务由北京启程返回苏联。当天,中央防疫委员会、中央人民政府卫生部、中央人民政府外交部和中苏友好协会总会在北京联合集会欢送苏联人员回国。董必武主持了欢送大会并在会上致词,代表中国防疫委员会等感谢斯大林和苏联政府对中国防疫工作的关心和帮助。大会向苏联专家和防疫人员授旗,颁发纪念章,并赠送了礼品。

就在1031日,中央防疫总队第二大队一行150人,携带苏联制造的可供23万余人注射用的鼠疫疫苗和青霉素等药品抵达张家口市,对察哈尔省和内蒙古地区进行疫苗注射、消毒、捕鼠灭蚤等工作。

外援毕竟有限。在争取外援的同时,中国政府还是坚持自力更生的原则,在中央防疫委员会的指导下,北京市天坛防疫处加紧疫苗生产。1949115日,《人民日报》在《天坛防疫处首批疫苗足供百万人使用 职工废寝忘餐提前三天完成任务》的报道中称:大部分职工主动加班并展开劳动竞赛,产量由30万公撮(即毫升)增加到31日的51万公撮。115日,天坛防疫处提前三天完成赶制第一批疫苗的任务,可供110多万人使用。这些疫苗一经检测合格就直接被运往察北鼠疫斗争的第一线。在新中国防疫第一战中,汤飞凡、刘隽湘、陈正仁等生物制品工作者交出了一份完美的答卷,及时赶制出鼠疫疫苗,为扑灭鼠疫起到了关键作用。

在疫苗抵达疫区后,在防疫队和当地防疫委员会的组织下,开始了大规模防疫注射。截至115日,张家口市民已有1.3万余人接受了防疫注射,其余正在继续接受注射。防疫注射提高了疫区人民对鼠疫的免疫能力,从而有效地阻止了鼠疫的传播,为遏制鼠疫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此前的1026日,为援助察哈尔省人民,东北与华北防疫队77人到达张家口市,携带了可供5万人注射用的疫苗。

117日起,中央防疫总队及张家口市医务工作者共136人组成了23个注射小组,分头在张家口市区进行注射。至118日晚统计,共注射9.38万余人。至1110日,在中央及地方防疫人员积极努力下,张家口市16万余人口中,除部分不适宜注射者外,有13万余人完成了鼠疫疫苗注射。至此,张家口市的注射工作宣告结束。疫区预防注射工作的完成,对提高疫区群众的免疫力、遏制鼠疫的再次发生和流行具有十分重要的作用。

同时,北京也开始了防疫注射工作,共对199万人次注射了疫苗。

■果断实行疫区封锁和交通管制■

防止鼠疫蔓延,阻断交通、实施封锁是最直接有效的办法,唯有如此才能在最短时间内斩断传播链。

19491024日,察哈尔省党政军有关部门紧急集会,商讨防疫措施,其中重要的一条就是命令察哈尔军区所属骑兵师、县大队和民兵进入指定地区实行封锁。

原解放军总后勤部政委、开国上将王平的回忆录记载:党中央紧急电令东北人民政府卫生部火速派防疫大队二中队赴察,急调在京的察哈尔军区司令员王平率领68军封锁疫区。 1024日,察哈尔防疫委员会成立,对疫区组织封锁,开展防疫卫生工作。

1025日,察哈尔省政府召开紧急干部会议,号召党政军民“紧急动员起来,当作战斗任务,把鼠疫就地歼灭!”决定“建立东起多伦西至化德与沿外长城的两道防线,两防线之间的地区为绝缘带严禁通行,必要进出的人,要经过审查领取特别通行证”,“张家口与察北各地来往的汽车、大车、牛羊立即停止与禁行”,“包围、封锁疫区、疫村、疫户,周围村庄施行注射”,“发动绝缘带的群众,实行村与村、户与户的联防和检举,保证不与外来人接触,不留宿”。

10272030分,董必武代表政务院主持了扑灭察北鼠疫的紧急会议,明确了严密封锁交通,为防止鼠疫蔓延之关键。责成由聂荣臻负责调动华北军区部队,并动员各省、各专署以及各县、区、村党政军民对疫区进行封锁。在张家口与北京之间建立三道封锁线。京绥路南口至张家口,铁路、公路及人行道均在封锁之列。

1027日,铁道部奉政务院令出台《隔绝京绥路交通铁道部规定停车处理办法》,自1027日下午起,隔绝京绥铁路交通。南口至张家口间与张家口至大同间客货列车一律停止。京绥线北京至包头间421422次列车,北京至张家口间423424425426次列车停运。当鼠疫蔓延到集宁后,中央防疫委员会封锁了大同至丰镇间的交通。

北京市属于接疫区,与疫区毗邻,尚未受到鼠疫侵入,提出了检疫与封锁并举的方针,组织了6个检疫组,分别到西直、永定、朝阳三城门以及前门、火车站和通州镇大桥等地,进行检疫工作。1027日,凡外来长途汽车以及由张北一带来京旅客,必须在永定门、朝阳门、西直门经过检疫后方准入城;同时在这三个门设立检疫站,昼夜实施检疫,如发现疑似患者则立即强制送往传染病医院隔离治疗。

113日,北京市防疫委员会举行第三次常委会。会议决定:“自西郊东坝镇到北郊琉璃渠建立封锁线,并在东郊及南郊、通县、长辛店、丰台等区建立检疫站及隔离所。”

118日,东自东坝镇,西至门头沟峰口庵,长约50公里的郊区封锁线建成。

此外,北京市防疫委员会又在清河镇、清河车站、西北旺、东坝镇、立水桥、下清河、三家店、门头沟等地设立了8个检疫站。

随后,北京市设城门检疫站14处,利用城墙构筑了城区封锁线。各封锁线除由当地群众和公安人员担任封锁外,同时由部队抽调5个排的兵力负责郊区封锁线的封锁。

与此同时,对于货物的处理也有序展开。根据防疫要求,南口、西直门间各站互相发行之行李包裹及货物,除毛皮类、破旧及肮脏易于传播病菌之物品停止办理外,其他物品均须受检疫所检查施行消毒后,方可受理。

另外,铁道部还指令南口、西直门间各站员工,对于该区内运行之客车车内、便所、洗面所、乘降台以及各站的候车室,均须施行严格的消毒。

由于封闭措施有力,鼠疫被封死在发病的内蒙古察哈尔盟乌宁巴图的前音图浩特和察哈尔省察北专区,未能越雷池一步。北京安全、天津安全、河北安全、山西安全,华北安全,中国安全。

■开展声势浩大的群众灭鼠运动■

鼠疫的根源是老鼠,切断鼠疫病源,开展声势浩大的灭鼠运动势在必行。

19491029日,华北人民政府、华北军区联合发布命令,要求“疫区军民应即以扑灭鼠疫为当前首要任务”,各省市人民政府、各省军区应督促所属单位布置灭疫防疫工作。

1030日,《人民日报》发表社论,认为“内蒙(古)察北鼠疫侵袭的警报,已引起了各地普遍的注意,积极防止和扑灭鼠疫的斗争已经展开了,这应该成为华北人民当前的一项战斗任务”。

为彻底消灭鼠疫,张家口、北京、天津等地相继开展了捕鼠灭蚤运动。张家口市的捕鼠灭蚤工作是在苏联动物专家卡姆聂夫的指导下进行的。由华北医科大学、张家口中学等122名学生组成的捕鼠队分为10个组,于119日、10日挨户检查与堵塞鼠洞,并宣传捕鼠灭蚤的重要性。据统计,捕鼠队两天时间内共检查了2897座房子,查出4033个鼠洞。

北京市防疫委员会为预防鼠疫发动了捕鼠运动。1110日,北京市防疫委员会发布《捕鼠灭蚤须知》,拉开清洁和捕鼠灭蚤运动大幕。第一期捕鼠运动于11月中旬开始,1124日结束,在十多天内全市共捕鼠42231只。截至1213日,北京共清运垃圾及无主房渣土3187吨,捕鼠66044只。灭蚤工作也有序进行,各机关、街道、工厂、学校、住户等都纷纷用撒石灰、喷药、晒被子等方法进行灭蚤。疫区姬家房村把豆油、麻油、松香的混合溶液涂在纸上灭蝇捉蚤,效果出奇好。

■广泛宣传让全民知晓■

消灭鼠疫的宣传攻势声势浩大,这是中央防疫委员会的决定。

102720点,董必武代表政务院主持了扑灭察北鼠疫的紧急会议,在采取多种抗击鼠疫的措施中,责成卫生部赶制宣传品,动员各地报纸、广播电台、电影制片厂,并组织各种宣传队,广泛展开宣传。

111日,中央防疫委员会发出《关于防治鼠疫的宣传工作指示》,要求各地防疫委员会宣传部门与防治部门应密切结合,在进行防治工作的同时,要根据当地具体情况,通过各种可能运用的宣传形式,进行防治鼠疫的宣传动员工作,宣传内容包括鼠疫的特征及其危险性、防疫的功效及其重要性和必要性、防疫的知识和办法、防治鼠疫的经验介绍、疫情及防治工作情况等,使社会各阶层群众认识鼠疫的危险性,提高警惕性,实施各种防治鼠疫措施。

中央防疫委员会开展了强大的宣传攻势,普及鼠疫防治知识,引导群众正确面对鼠疫。从1027日登出第一篇察北鼠疫的消息起,《人民日报》陆续登出一系列命令、消息和文章。除警示性报道外,还从捕鼠、防鼠、灭蚤、防蚤,预防注射,检疫和消毒,以及封锁、隔离和治疗等方面,介绍了东北防治鼠疫的几点经验,以应广大民众防疫之急需。

中央防疫委员会宣传处为进一步宣传防治鼠疫工作,从1031日至115日,通过新华广播电台每天在19点到1930分播送关于防治鼠疫的特别节目,介绍防治鼠疫的知识、经验、方法和消息。张家口、承德、归绥(今呼和浩特)、太原、天津、保定、唐山等地广播电台也进行了联播。

华北影片经理公司为响应政务院及华北局紧急预防鼠疫的号召,特自1029日起在北京市各电影院每场加映东北电影制片厂出品的教育短片《怎样预防鼠疫》,以充实市民防疫知识。

北京的各大影院陆续免费放映13部防治鼠疫的科普电影。1949113日《人民日报》第4版以《争看防疫教育片第一天三万人登记免费放映场所又增两处》消息,报道了群众争看防疫电影的情景。

中央防疫委员会在宣传动员的同时,为防止引起社会仓皇失措和恐慌不宁的情绪,说明鼠疫固然可怕,但是做好预防,就可以彻底扑灭,解除群众的各种顾虑及迷信观念等,增加全体人民对防疫的科学知识。

察北专区党委、政府还利用拥有的政治资源,宣传群众、发动群众、组织群众开展抗击鼠疫运动。察北专区地委组织各级防疫指挥机关人员带领大批干部深入村户,进行了广泛的防疫知识宣传,组织、检查并督导当地防疫工作。

声势浩大、形式多样的宣传活动,使防鼠疫群众运动家喻户晓,在阻止疫情传播、灭鼠防疫活动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新中国防疫第一仗旗开得胜■

这是新中国第一个防疫战役的胜利,是第一个没有把鼠疫扩散到全国的胜利,第一个没有把瘟疫传播到世界的战役,第一个时间最短的胜利,第一个死人最少的战役。

1949115日《人民日报》报道,在政务院第四次会议上,董必武汇报了防治鼠疫的情况,指出据疫区报告,已查明因鼠疫而死亡者共67人,鼠疫已有停止蔓延和缩小的趋势。至此,党领导下的抗击察北鼠疫斗争取得了阶段性胜利。

1111日举行的政务院第五次会议听取了董必武所作的防疫工作报告。报告指出,疫情已经停止蔓延,呈现出范围缩小的趋势。

1115日,中央防疫委员会经过对疫情的缜密研究,呈请政务院批准,决定自1116日起开放京绥路大同至南口段铁路交通,并“撤除察南的部分封锁线”,比原定交通封锁的结束时间1118日提前了2天。张家口市恢复正常,学生上课,影院戏院开业,露天市场开市。

12月初以后,察北专区鼠疫彻底绝迹,封锁解除,人民生活恢复正常。察哈尔省察北专区鼠疫从103日察汉崩崩村出现第一例肺疫患者死亡,到12月初抗击鼠疫取得全面胜利,仅用了两个月时间,创造了世界抗击瘟疫史上的奇迹。■

友情链接

河南党史网 中国共产党历史网 中央文献研究室 人民网 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中国政府网 新华网 中国网 央视网 中国日报网 光明网 共产党员网 中国青年网 国际在线 凤凰网 求是网 国史网 国家档案局 近代中国研究 郑州做网站擎天

党史博览杂志社主办 Copyright © 2000-2018 中共党史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党史博览杂志社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豫ICP备1801205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