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精品图文回顾

新中国第一次防疫战
——察哈尔省察北专区抗击鼠疫回眸(上)
来源:《党史博览》2020年第3期  作者:陈 辉  点击次数:1667
新中国第一次防疫战

1949101日,毛泽东刚刚宣布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新中国第一次重大疫情——察哈尔省察北专区鼠疫就摆在了执政的中国共产党面前,如何应对这一疫情是对当时党和政府执政能力的一次严峻考验。

■来势凶猛的察北鼠疫威胁京津安全■

察哈尔省,新中国成立初期省级行政区之一,简称“察”,省会张家口市。19521115日,根据察哈尔地广人稀、物产匮乏等原因,经察哈尔军区司令员王平提议,中央人民政府政务院同意,决定撤销察哈尔省建制。雁北专区、大同市及察南专区天镇县划归山西省,察北、察南16县改为张家口专区,连同张家口市、宣化市归属河北省管辖。从此,结束了察哈尔行政区划的历史。

察哈尔省察北专区鼠疫爆发于194910月初,但当年7月中旬即已发生。最初发生在内蒙古察哈尔盟乌宁巴图前音图浩特,有3人患腺鼠疫死亡。当地牧民缺乏卫生常识,既不向上级机关报告,也没深埋尸体。于是,鼠疫迅速传至察哈尔省察北专区康保县察汉崩崩村。

前音图浩特位于我国鼠疫疫源地南缘,又处于农牧分界线上。向南15里就是以农业为主的察汉崩崩村。察汉崩崩村全村居民84户,400多人口,人口相对集中。村民经常以米面换取前音图浩特牧民的毛皮。毛皮易受携带鼠疫病菌跳蚤的污染,于是疫情开始蔓延。

103日,察汉崩崩村出现第一例肺鼠疫患者死亡。这起死亡病例与以往主要通过鼠蚤叮咬传播的腺鼠疫不同,肺鼠疫通过飞沫借着空气传播,危害性更大。腺鼠疫转为肺鼠疫,染病者快则1天、慢则3~5天就会死亡。随着鼠疫的流行,死亡的人数逐步增多,有时1天就死亡6人,至1019日,察汉崩崩村共死亡36人。

察汉崩崩村鼠疫发生后,居民恐慌,四散逃亡。1013日起,察汉崩崩村的逃疫村民开始先后到达察哈尔省察北专区康保县六区北沙城村、南景沟村、李占地村,与当地居民发生了接触。这3个村子随即爆发鼠疫。1020日前后,沈万清营子死6人,北沙城子死7人,李占地村死3人,南景沟死1人。宝源、多伦亦有疫情发生,不久便传遍宝源县境内,继而向张北等地扩散。1025日,鼠疫再由张北传至张家口附近;11月初,传至绥远省的集宁。在很短的时间内,鼠疫从内蒙古察哈尔盟前音图浩特发现后,很快蔓延至察哈尔省康保县察汉崩崩村等村,直至张家口东南的姬家房村附近,波及10个村子,蔓延150余公里。

康保县政府立即向上级汇报了鼠疫情况,并经察哈尔省政府向华北人民政府发出灾情信息,请求援助。

华北局接到察哈尔省、察北专区、康保县政府的疫情报告后,立即发出通知,指出鼠疫是危害很大、传染很快的一种疫病。京、津和张家口之间有铁路交通,每日来往军民频繁,极有可能将此种疫病传入河北及京、津两地,因此,京、津各机关应在思想上、组织上和医疗上作有效的准备,以保卫首都不被鼠疫侵入。

很快,党中央也得知疫情,快速采取了应对措施。

■鼠疫的类型及危害■

鼠疫是一种什么类型的疾病?察北鼠疫爆发有多么可怕?它会给人类带来多大灾难?

鼠疫是一种严重危害人类生命的传染病,是由鼠疫耶尔森氏菌感染引起的烈性、急性传染病,也是我国法定传染病中的甲类传染病,在39种法定传染病中位居第一位。鼠疫为自然疫源性传染病,主要在啮齿类动物间流行,鼠、旱獭等为鼠疫耶尔森氏菌的自然宿主。鼠蚤为传播媒介。临床表现为高热、淋巴结肿大疼痛、咳嗽、咳痰、呼吸困难、出血以及其他严重毒血症状。该病传染性强,病死率高。

鼠疫的传染源为鼠类和其他啮齿类动物,其中褐家鼠和黄胸鼠是主要传染源。野狐、野狼、野猫、野兔、骆驼和羊也可能是传染源。病人是肺鼠疫的传染源。

鼠疫的传播途径有三种:一是鼠蚤叮咬传播。鼠蚤叮咬是主要的传播途径,由此可将动物身上的病原体(鼠疫耶尔森氏菌)传播给人,形成“啮齿动物→蚤→人”的传播方式。二是呼吸道感染。病人呼吸道分泌物带有大量的鼠疫耶尔森氏菌,经呼吸道飞沫形成人际传播,造成鼠疫的大流行。三是经皮肤传播。健康人破损的皮肤黏膜与病人的脓血、痰液或与患病啮齿动物的皮肉、血液接触可发生感染。

人群普遍易感鼠疫,无年龄和性别上的差异。疫区的野外工作者、与旱獭密切接触的猎人、牧民是高危人群。感染后可获得持久免疫力,预防接种可获得一定免疫力。

根据临床表现和发病特点,可将鼠疫分为轻型鼠疫、腺鼠疫、肺鼠疫、脓毒血症型鼠疫和其他类型鼠疫。不同的类型潜伏期不同,腺鼠疫2~8天,肺鼠疫数小时至2~3天,曾预防接种者可延至9~12天。

鼠疫的种类可分为五大种类:

(一)轻型鼠疫。不规则低热,全身症状轻微,局部淋巴结肿痛,偶可化脓,无出血现象,多见于流行初期或末期以及曾预防接种者。

(二)腺鼠疫。最多见,常发生于流行初期。急起寒战、高热、头痛、乏力、全身酸痛、恶心、呕吐、烦躁不安、皮肤瘀斑、出血。鼠蚤叮咬处引流区淋巴结肿痛,发展迅速,2~4天达高峰。腹股沟淋巴结最常受累,其次为腋下、颈部及颌下淋巴结。由于淋巴结及周围组织炎症剧烈,病人常呈强迫体位。如不及时治疗,肿大的淋巴结迅速化脓、破溃,于3~5天内因继发肺炎或脓毒血症死亡。治疗及时或病情轻缓者,肿大的淋巴结逐渐消肿、伤口愈合而康复。

(三)肺鼠疫。根据传播途径分原发性和继发性。原发性肺鼠疫为呼吸道直接感染所致。多见于流行高峰,发展迅猛,急起高热,全身中毒症状明显,发病数小时后出现胸痛、咳嗽、咳痰,痰由少量迅速转为大量鲜红色血痰;呼吸困难与发绀迅速加重。肺部可以闻及湿性啰音,呼吸音减低,体征与症状常不相称。重症病人多于2~3天内死于心力衰竭、休克。继发性肺鼠疫是在腺鼠疫和脓毒血症型鼠疫的基础上,继发肺部感染,临床表现与原发性肺鼠疫相似。

(四)脓毒血症型鼠疫,也称暴发性鼠疫。可分为原发性和继发性,原发性少见。继发性脓毒血症型鼠疫病情发展迅速,短时间内出现全身毒血症症状,出血、神志不清、谵妄或昏迷。病人常于3天内死亡。病人因皮肤广泛出血、瘀斑、发绀,死亡后尸体呈紫黑色,俗称“黑死病”。

(五)其他少见类型。皮肤型:鼠蚤叮咬处出现疼痛性红斑,迅速形成疱疹和脓疱,可混有血液,可形成疖、痈,其表面有黑色痂皮,周围暗红,底部为坚硬的溃疡,颇似皮肤炭疽。偶见全身性疱疹,类似天花或水痘。眼型:病菌侵入眼部,引起结膜充血、肿痛,甚至形成化脓性结膜炎。咽喉型:病菌由口腔侵入,引起急性咽炎及扁桃体炎,可伴有颈淋巴结肿大,可为无症状的隐性感染,但咽部分泌物培养可分离出鼠疫耶尔森氏菌,多为曾接受预防接种者。肠炎型:除全身症状外,有呕吐、腹痛、腹泻、里急后重及黏液便,粪便中可检出病菌。脑膜炎型:可分为原发性和继发性,有明显的脑膜刺激症状,脑脊液为脓性,涂片可检出鼠疫耶尔森氏菌。

■党中央迅速成立鼠疫防控决策机构■

党中央对鼠疫疫情作出迅速反应。毛泽东亲自出马,周恩来连夜部署,董必武挂帅防疫。

19491027日,中央得到察哈尔省的报告后,毛泽东立即指示周恩来连夜召开中央人民政府政务院紧急会议。

周恩来、陈云、陈毅、黄炎培、彭真等与会。到会的还有聂荣臻、滕代远、刘澜涛、陆定一、罗瑞卿、李德全、胡乔木、唐延杰、贺诚、苏井观、杨奇清、张友渔、薛子正、朱琏等。会议决定实施紧急防疫办法,成立了由董必武、聂荣臻、滕代远、陆定一、李德全、贺诚、杨奇清等组成的中央防疫委员会,由政务院副总理董必武任主任委员,下设办公室、封锁处、防疫处、宣传处、秘书处,并特别刊印《中央防疫委员会简报》,确保各地区、各系统之间信息的交流与整合。

会议听取了卫生部、察北地区卫生部门关于疫情的汇报,分析了疫情的发展趋势,明确了“扑灭察北鼠疫防止蔓延”的救灾目标。

中央防疫委员会办公地点确定设在北京东单小土地庙九号原华北人民政府卫生部院内。

1028日,中央防疫委员会开会决定了该委员会的组织构成。下设四处一办领导人到位,直属政务院管理。

具体办事机构和负责人:中央防疫委员会封锁处由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副总参谋长聂荣臻负责,中央防疫委员会防疫处由卫生部副部长贺诚负责,中央防疫委员会宣传处由新闻总署负责,中央防疫委员会秘书处和主任办公室由卫生部副部长朱琏负责。中央防疫委员会的建立确立了党中央对抗击察北鼠疫的领导机制,有利于跨越各行政区、各系统整合抗灾资源。中央防疫委员会的机构设置形成了集封锁、防疫、宣教三位一体的防疫体系,这一体系能有效地斩断灾害链、遏制疫源、发动群众,成为我国日后灾害管理的经典模式。

中共中央发出紧急通知,察北鼠疫侵入张家口,京、津各机关应在思想上、组织上和医疗上作有效准备,决定严密封锁交通,派员赴疫区救治,保卫首都不被鼠疫侵入。

会后,各地随即相继参照中央防疫委员会的组织架构成立了各级抗灾防疫组织。

1028日,北京市成立以聂荣臻市长为主任,张友渔副市长、卫生局局长张文奇任副主任的北京市防疫委员会。北京市在市防疫委员会下“以区公所为中心组织区分会”,“以各派出所的行政区为单位组织支分会”,“以原有居民小组为单位组织若干卫生防疫小组”,出台了《北京市防治鼠疫工作计划草案》。

111日,唐山市成立以李一夫市长为首的唐山市防疫委员会。114日,天津市成立以黄敬为主任的防疫委员会,并公布《天津市防疫委员会1949年预防鼠疫暂行办法》。

从中央到地方再到区分会和居民卫生防疫小组,各地各级防疫机构的建立为成功应对鼠疫提供了组织基础。

反应最快的还是疫情一线的各级政府。察哈尔省各系统先后成立防疫灭疫委员会,统一筹划与指挥防疫灭疫工作。

1019日,康保县迅即成立防疫前线指挥部。

1021日,察北专区地委迅速作出反应,发出紧急决定,要求全区干部党员要高度对人民生命负责,发扬沉着顽强的精神,动员群众战胜这个灾难。

1024日,察哈尔省成立了防疫灭疫委员会,同时决定察北专区及其所属各县都应成立指挥部,以便统一领导。各县、区、村也建立了防疫组织,全权指挥察北专区的防疫工作。

各级组织建立后,资源整合如何发挥最大效力成为当务之急。《董必武传》记载:董必武电令华北、东北、内蒙古各省区,立即抽调医务人员成立防疫队赶赴疫区。各地先后组织了数十个防疫队。

为便于协调,1030日,中央防疫委员会决定成立中央防疫总队,下辖三个大队:第一大队由已抵张家口的军委卫生部防疫人员及东北、华北联合防疫队共80余人组成,第二大队由东北防疫队、内蒙古防疫队、华北大学防疫队、河北军区与河北省政府卫生厅合组的防疫组以及丰台兽医学校共150人组成,第三大队由华北医科大学、人民医院、华北人民政府防疫队、第一助产医院等240余人组成。

中央防疫总队一经成立,当天就派出了第一大队、第二大队深入疫区工作,第三大队主要在张家口市内及郊区姬家房村等地展开工作,并有一部分防疫队员到集宁、大同一带工作。

中央军委华北防疫处、察哈尔军区卫生部联合组成了20个人的防疫队,携带电台、疫苗赶赴张北后,从疫区出发,并以张北城为中心,在通(县)康(庄)保(定)一线进行南北巡查。内蒙古防疫队37人分为化验组、捕鼠组、消毒组及治疗组,于1029日前往察北专区疫病发源区,进行深入检查工作。中央及各地防疫队在疫区积极从事防治鼠疫和一般传染病的宣传教育,收效很大。

友情链接

河南党史网 中国共产党历史网 中央文献研究室 人民网 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中国政府网 新华网 中国网 央视网 中国日报网 光明网 共产党员网 中国青年网 国际在线 凤凰网 求是网 国史网 国家档案局 近代中国研究 郑州做网站擎天

党史博览杂志社主办 Copyright © 2000-2018 中共党史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党史博览杂志社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豫ICP备1801205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