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将帅风采

韩先楚将军扬威“三千里江山”(下)
来源:《党史博览》2019年第8期  作者:夏明星 朱雄南  点击次数:295
韩先楚将军扬威“三千里江山”(下)

                                        图片说明:毛泽东接见韩先楚

■欣赏韩先楚指挥能力,彭德怀明示“具体由韩部署之”■

“联合国军”退守“三八线”以后,贼心不死:一面积极调整部署,利用既设阵地进行防御;一面抛出“停火建议”,妄图争取喘息时间。1950123117时,为粉碎“联合国军”阴谋,志愿军总部决定发起第三次战役。根据韩先楚等建议,作战目标直指临津江东岸到北汉江西岸地区守敌南朝鲜军。

战役打响1个小时之内,在朝鲜人民军第1军团配合下,韩先楚奉命指挥右纵队4个军(第38军、第39军、第40军、第50军)和6个炮兵团,于高浪浦里至永平地段突破敌军防御。右纵队的第38军、第39军率先突破敌人“三八线”既设阵地,直扑南朝鲜军第6师、第1师。与此同时,左纵队(第42军、第66军,吴瑞林指挥)也发起突击。当面敌人望风披靡,右、左两纵队各部穷追不舍。韩先楚指挥右纵队扩大胜利成果,一昼夜前进15公里至20公里,直扑汉城(今首尔)北面门户议政府,汉城附近南朝鲜军闻风而逃。

1951127时、8时,韩先楚命令右纵队各军及早拿下议政府,然后向汉城攻击前进。这样,沿途敌军更加崩溃,“联合国军”防御体系瓦解。13日,李奇微被迫下令全线向汉城以南撤退。韩先楚依据战场形势,当即命令右纵队各军乘胜向汉城追击前进,继续扩大战果。当日,彭德怀来电指示右纵队主力南渡北汉江追歼。韩先楚分析认为,第三次战役本是一场政治战,表明“三八线”敌过我亦能过,如果恃勇轻进,恐中敌人“诱我南下”之计,遂大胆建议:右纵队大部集结于汉江北岸休整,待机而动。彭德怀细思有理,欣然采纳。

14日下午,韩先楚指挥的右纵队第39军占领汉城,第38军、第50军各有1个师进驻汉城。

拿下汉城,志愿军名震全世界。

部队进入汉城后,人们欢呼胜利。韩先楚却十分冷静,他认为还不是欢呼最后胜利的时候。根据中朝联合司令部(简称“联司”)指示,他把汉城防卫任务交给朝鲜人民军,下令右纵队各军逼近汉江,继续向南追击前进。18日,鉴于未能大量歼敌,以及韩先楚等提醒防备敌人“诱我南下”之计,彭德怀毅然决定结束第三次战役。

第三次战役中,韩先楚指挥果断,深得彭德怀欣赏。为方便韩先楚机断专行,彭德怀致韩的指示电中常有“具体由韩部署之”等语。

第三次战役结束后,部队中出现了轻敌速胜情绪,对战争形势存有不同认识。对这些问题不统一认识,将会严重影响作战准备和实施。因此,在第三次战役结束后,经中央军委批准并商朝鲜人民军同意,志愿军总部即筹备召开中朝两军高级干部会议。1951125日至29日,中朝两军高级干部会议在成川西南君子里志愿军总部所在地召开。韩先楚出席了这次会议,并作了《战术问题》报告,明确否定各种速胜论,支持彭德怀抗美援朝必须持久制胜观点。

■指挥汉江南岸防御作战,敌人哀叹其指挥“甚为凶悍”■

19511月中下旬,经过几番试探进攻,“联合国军”集中25万余人,采取所谓“相互靠拢、齐头并进、稳打稳扎”战法和所谓“磁性战术”“火海战术”,企图乘志愿军连续作战未得休整补充的机会,将志愿军击退到“三八线”以北地区。为防止“联合国军”进攻,争取时间掩护二线兵团集结,志愿军总部决定采取“西顶东放”战法,进行第四次战役。

125日起,西起水原东至原州一线,“联合国军”兵分多路北窜,向汉江南岸第50军、第38军、第42军以及朝鲜人民军第5军团阵地猛烈进攻。志愿军首长极为重视西线汉江南岸阵地,多次指示坚守部队要确保汉江南岸阵地,以作为下一战役的前进基地。2118时,为加强前线部队指挥,中朝联合司令部进一步明确第四次战役指挥问题,决定在“联司”统一指挥下,组成3个前方指挥所:由邓华负责指挥第39军、第40军、第42军、第66军,简称“邓指”;由韩先楚负责指挥第38军、第50军和朝鲜人民军第1军团,简称“韩指”;由中朝联合司令部副司令员金雄(朝方将领)指挥人民军第235军团,简称“金指”。

韩先楚带着指挥所出发前,彭德怀向他专门交代,要尽量多争取一些时间,不要很快收缩,以利志愿军补充给养弹药。韩先楚慨然应允,表示绝不辜负彭老总信任。

依据当面敌情,韩先楚将朝鲜人民军第1军团部署于金浦、仁川、永登浦、汉城地区,担任海岸防御及汉城守备任务;第50军(配属炮兵2个营)依托修理山、光教山、文衡山等要点,构筑第一线防御阵地,依托博达里、内飞山、国主峰等要点,构筑第二线防御阵地,抗击敌人反攻汉城;第38军(配属炮兵2个连)主力作为预备队,另以1个师展开于汉城东南,抗击敌人反攻汉城。

这时,志愿军前线各军兵员没有得到任何补充,物资补给没有任何改善。韩先楚认为,在兵力、装备不占优势的情况下,防御工事十分重要,他指示各级指挥员既要注意防止冻伤战士,又要注意修好防御工事。然而,由于构筑工事的工具、材料奇缺,加之天寒地冻,无法构筑坚固工事,仅能做一些简易工事。为了弥补防御工事不够坚固的弱点,他提出兵力配置要前轻后重,火力配置要前重后轻。他还指示前线各级指挥员,要选择好有利地形设立观察所,确保通信联络畅通,加强阵地隐蔽伪装,阵地前沿和两翼要多设地雷,破坏敌人必经之路,以杀伤其有生力量。

敌人进攻开始后,韩先楚指挥所属部队依托一般野战工事进行顽强阻击,与美军逐山逐水反复争夺,艰苦血战14个昼夜,敌人才前进了18公里。特别是24日、5日,在第50军和朝鲜人民军第1军团防御正面上,美军第25师、第3师和土耳其旅集中100余架次飞机、200余辆坦克轮番进攻。韩先楚指挥志愿军和人民军防守部队进行了顽强抗击,在许多阵地进行了反复争夺,敌军每前进一步都要付出很大代价。对于韩先楚的指挥,敌军形容“甚为凶悍”。

这时,汉江已经开始解冻,且西线部队汉江南岸防御地域已经缩小,韩先楚认为如果敌军压到江边,部队背水作战,就有全军覆灭的危险。为避免背水作战,他果断决定第50军和朝鲜人民军第1军团各留一部兵力坚守汉江南岸桥头阵地,主力全部撤至汉江北岸组织防御。至27日晚,第50军和朝鲜人民军第1军团主力撤至汉江北岸继续进行防御,留第38军和第50军、人民军第1军团各一部在汉江南岸坚守原有阵地,继续掩护“邓指”部队向横城地区集结,保障部队反击时的侧翼安全。

28日起,美军第1军逼近汉江南岸,昼夜轮番猛攻第38军阵地,企图攻占汉江南岸桥头阵地。第38军防守部队克服种种困难,以“人在阵地在,誓与敌同归”的决心,昼夜反复冲杀,顽强坚守,钳制、打击敌军主要突击集团,有力保障了横城反击作战胜利。217日,根据中朝联合司令部统一部署,韩先楚命令西线汉江南岸部队向汉江北岸转移,志愿军全线转入运动防御。

韩先楚指挥部队在西线汉江南岸依托一般野战工事,顽强抗击优势火力之敌进攻长达23天,歼灭“联合国军”1万余人,粉碎敌人重占汉城企图,并有力配合了“邓指”部队反击,完成了艰巨的战略任务。314日,横城反击作战胜利结束之后,志愿军才主动放弃汉城。至421日,敌我相持于“三八线”附近地区,志愿军二线兵团也已到达集结地域,“联合国军”发觉不妙,遂由进攻转为防御。至此,历时87天的第四次战役遂告结束,共歼“联合国军”7.8万余人。

■从志愿军专职副司令员到志愿军第19兵团司令员■

第四次战役结束后,韩先楚回到志愿军总部工作,担任志愿军专职副司令员,协助彭德怀、邓华指挥作战。195146日,彭德怀主持召开志愿军党委第五次扩大会议。会议在总结前四次战役经验的基础上,着重研究和决定举行第五次战役问题,并具体提出了实施第五次战役的方针和部署,韩先楚参加了这次会议。47日黄昏,韩先楚参与指挥志愿军和朝鲜人民军各突击兵团以排山倒海之势,对“联合国军”展开全线反击,发起第五次战役。到610日,经过连续50天的激烈战斗,志愿军和朝鲜人民军以歼“联合国军”8.2万余人的战绩,最终取得了第五次战役的胜利。

停战谈判开始后,朝鲜战场形势发生变化。敌我双方都利用战场相对平静的时机,在正面战线构筑了较完整的防御阵地体系;双方正面作战,均依托防御阵地进行。为适应这种新变化,以更有力地指导作战,志愿军于94日至10日召开党委扩大会议,研究讨论持久作战问题,韩先楚参加了这次会议。会后,为准备迎击“联合国军”进攻,歼其于纵深内和阵地前,在彭德怀领导下,韩先楚和“联司”其他领导对加强现有阵地工事和继续增修工事、加强东西海岸纵深防御工事作了部署。9月下旬,志愿军总部对东、西海岸防御的统一指挥问题作了部署,决定分别成立东西海岸联合指挥所、西海岸指挥所,由韩先楚任司令员,统一指挥志愿军第38军、第39军、第40军、第50军和朝鲜人民军第1军团、第4军团,遂行安州至海州段海岸防御任务。

根据所遂行的海岸防御任务,韩先楚组织西海岸指挥所于19511013日制定了《西海岸初步作战计划》,对所属各部队的作战任务、构筑工事任务作了区分和部署,要求各部队按照坚决阻击“联合国军”于海上的作战方针,在沿海第一线和第二线的重点地区构筑坚固防御工事和坑道。按照韩先楚的部署,各部队均在各自防区开始构筑防御工事,在便于美军坦克突入和空降的地区,全部增强了防坦克兵器和高射火器,设置了反坦克、反空降地域。

195111月初,为了消灭盘踞于大和岛、小和岛等沿海岛屿上的美军和南朝鲜军武装匪特,清除其情报基地,解除对志愿军侧后的威胁,并配合板门店谈判,韩先楚指挥了西海岸攻岛作战。他指挥第50军一部按照志愿军总部确定的“由近而远,逐岛作战”的方针,在志愿军空军配合下,从115日至121日,在清川江口至鸭绿江口之间的朝鲜西海岸附近,进行了4次渡海作战,先后攻占大和岛、小和岛等14个岛屿,歼美军和南朝鲜军武装匪特570人,有力地配合中朝代表团在板门店的谈判。

1952711日,韩先楚调任第19兵团司令员,指挥第63军、第65军、第40军、第39军在西线继续担任正面防御作战任务,并有支援西海岸防御作战任务。8月下旬,志愿军总部判断,为配合板门店谈判,敌人有可能集中2个师兵力在海空军配合下选择延安半岛实行登陆;为配合其登陆作战,亦有可能向中朝军队正面实行牵制性进攻,并可能以平康方向为重点。为争取主动,志愿军总部决定发起秋季战术反击作战。

按照志愿军总部部署,韩先楚组织第19兵团作了重点准备。志愿军其他正面部队和东、西海岸部队也作了准备。19529月中旬至10月底,各部队在精心准备的基础上,陆续对“联合国军”展开反击作战。韩先楚和兵团政治委员李志民指挥第39军、第40军、第65军所部,对预先选定的美军和南朝鲜军防守阵地发起攻击,在大量歼灭守军,达到战役目的后主动撤回。

1953年初,韩先楚积劳成疾,被迫回国治疗。病情刚刚好转,他即坚决要求重上朝鲜战场。等到达安东时,他又不幸病倒,只得遗憾告别朝鲜战场。

为表彰韩先楚在抗美援朝战争中的卓越贡献,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授予他一级国旗勋章1枚和一级自由独立勋章2枚。■

友情链接

河南党史网 中国共产党历史网 中央文献研究室 人民网 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中国政府网 新华网 中国网 央视网 中国日报网 光明网 共产党员网 中国青年网 国际在线 凤凰网 求是网 国史网 国家档案局 近代中国研究 郑州做网站擎天

党史博览杂志社主办 Copyright © 2000-2018 中共党史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党史博览杂志社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豫ICP备1801205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