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史海钩沉

钟循仁:从省委书记到落发为僧(下)
来源:《党史博览》2012年第7期  作者:叶介甫  点击次数:881

 

■突围后与党组织失去联系,无奈到寺庙栖身剃度成僧■

钟循仁来到闽赣根据地后,省委和军区领导所属的红十二、十七、十八团,坚持在清流、宁化、明溪之间辗转进行游击斗争,给当地的反革命势力以沉重打击。

国民党军第三十六师宋希濂部和第五十二师卢兴荣部奉命进入宁化、清流一带“围剿”这支队伍。19352月,红十七、十八团在明溪的盖洋、夏坊、水口一带与敌第三十六师遭遇。一场激战后,红十七、十八团迅速向黄天岭转移。一直随省委工作团和军区机关行动的红十二团,这时在泰宁的龙安与敌第五十二师交上了火。由于敌强我弱,红十二团被迫撤往将乐、泰宁、明溪之间的垄洒山,后又转移到沙县的夏茂。

3月上旬,当钟循仁率领省级机关干部和红十二团行至将乐县境的一个村庄时,忽然收到中央分局的一份电报,大意是:中央分局今后不再用电报与闽赣联系,闽赣根据地的斗争必须独立自主地坚持下去。希望全体同志在省委的统一领导下,将这场游击战争坚持到最后。面对中央分局这最后一份电文,省委工作团及军区的领导无不忧心忡忡,都为这支队伍的前途担忧。

此时,宋清泉、彭祜、徐江汉等人的思想更为动摇。在这种情况下,钟循仁决定立即召开省级机关和红十二团全体干部战士大会。这次大会开得比较成功,在场的指战员从钟循仁的讲话中受到很大鼓舞。

会后的第二天,为摆脱国民党军第三十六、五十二师的合围,钟循仁决定率部队离开闽赣根据地,开往闽中地区。红十二团进入南平、顺昌附近时,乘敌军在闽中兵力空虚之机,接连攻占了江记、溪口、峡阳、五台、元坑、汉布、郑坊等地,一路上打土豪,筹粮款以充军需,并袭击敌军的汽车,截断顺昌至将乐、南平之间的交通。国民党军指挥机关惊恐万分,急忙调集第五十六师一部、第七十五师一部,兵分几路向顺昌县境猛扑。由于敌军十倍于己,红十二团及省委工作团、军区机关立即转移,于3月底回到将乐的白莲和明溪的御帘等地。

4月初的一天,当部队行进到明溪的沙溪宿营时,遭到敌第五十二师三一一团的突然袭击。时已夜晚,红十二团与省委工作团及军区机关正分别宿营在溪流的两岸。战斗打响后,由于国民党军炮火异常猛烈,加上夜间看不清,彼此无法联系,只能各自为战。为保存实力,省委工作团及军区机关连忙撤出阵地,但红十二团去向不明。天亮后,钟循仁派人四处寻找,毫无结果。为避敌锋芒,不得不自行北撤至龙湖。考虑到红十七、十八团在此之前已分散行动,而且已被国民党军分割,一时难以集结,红十二团又失去联系等情况,为便于指挥和加强队伍的战斗力,省委工作团与军区主要领导人研究决定,将军区直属队与各机关工作人员合编,组成赣南省新编第一团,下辖3个营,由军区司令员宋清泉兼任团长。整编工作就绪后,钟循仁等即带着队伍向沙县方向行进。队伍来到沙县尤溪镇渡河南进时,遭到敌第五十二师特务营的伏击,队伍被打散了。经过一番努力,将冲散的指战员集拢,但行进到德化水口时,又先后与德化的地主武装和敌军第九师一部遭遇。红军部队已无法继续南进,只好在永泰县伏口就近渡过大樟溪,登上紫山。

紫山位于德化、永泰、仙游三县交界处的戴云山区,是开展游击战争的好地方。队伍上山后,钟循仁立即主持召开省委扩大会议,研究部队的行动方针。由于国民党军第九师、五十二师已尾追而来,而仙游等地的反动民军也对紫山形成了包围态势,因此,钟循仁主张转移到闽西坚持斗争,而宋清泉等则表示反对。

会后,宋清泉等人策划了以一个团的名义投敌的行动。他们先派指导员杨良生去仙游县民军司令部谈判。省委扩大会议的第二天,仙游县民军司令部派了一个姓陈的人到山上去,声称要见军区负责人。宋清泉等背着省委与其进行了密谈。此人下山时,碰巧被杨道明看见,他立即将情况报告了钟循仁。钟循仁一边找宋清泉等人开会,一边让队伍向山顶转移。

57日,宋清泉派杨良生下山与仙游县民军谈判的当天下午,仙游县民军一名军官带着两个士兵,抬了一头大肥猪到山上来。钟循仁见此心急如焚,马上找到宋清泉等人,并通知杨道明和保卫局局长陈常青,召开紧急会议。

为制止这一即将公开的叛变行径,钟循仁对宋清泉等人作了苦口婆心的劝导和义正词严的批评,敦促他们悬崖勒马。杨道明、陈常青等也相继在会上发了言,表明自己的立场,规劝三人尊重并执行省委的决议。

晚上,宋清泉等人把队伍拉下山叛变投敌。山上只剩下省委工作团的二三十人。钟循仁急忙找到杨道明商量,决定派一个人往永泰方向了解一下情况,以便从永泰突围。当天晚上乘天黑摸下山,刚过了大樟溪,队伍就被永泰保安团打散了。只有钟循仁、杨道明、陈常青等七人突围出来。

当时,摆在他们面前的一个亟待决定的问题是,到哪里去。陈常青和另外四人提出回老家赣东北去,钟循仁表示同意,并督促他们立即动身。但是,他和杨道明家是不能回的,因为他们都是出了名的“共匪”,此时回去只能是自投罗网。他们原准备寻找党组织,可是从3月初就已与上级失去了联系,连中央分局现在何方也不知道。当时杨道明正患肺病,无法长途跋涉。紫山也不能久留,敌人很可能在叛徒的带领下正在搜捕他们。

钟循仁和杨道明鉴于身份的特殊性,在寻找党组织未果的情况下,两个人便先到秋垄九座寺栖身。钟循仁改名黄家法,杨道明改名谢长生。后经方丈妙智法师介绍,他们到远离永泰县百里之遥的闇亭寺剃度当了和尚。钟循仁法号妙圆,杨道明法号馨扬。

 

■组织寻找未果,一封家信解开了一个重大历史疑团■

1935年春,陶铸听归队的同志报告钟循仁、杨道明没有死,曾派人到闇亭寺一带寻找钟循仁。恰巧,杨道明因肺病外出就医,寺中和尚以“无钟姓和杨姓外地人”为由打发他们走了。杨道明得知消息后说:“这真是天大的遗憾。失之交臂,错过这次机会再也无法和组织联系上了!”

1981429日,钟循仁因病医治无效,在闇亭寺去世。

1985年,南京军区原顾问钟国楚少将(曾任闽赣军区第十八团政委),曾专程驱车看望杨道明。杨道明对这位阔别了半个世纪的老部下说:“岁月流逝,人世沧桑,但我一直没有忘记苏区的斗争历史,经常夜里梦醒,秉烛独坐,怀念那些朝同事、夜同床、情同手足而为革命光荣牺牲的同志,常常泪湿枕巾,彻夜难眠。”

199013日,杨道明对钟循仁的下落作了证实:“……我交代太迟了。我年逾80岁,如不向组织交代,我死后就没有人知道钟循仁就是黄家法,出家当和尚,法号妙圆。1981429日钟循仁死的前一天,还告诫我不要向他家里通信,也不要向上级反映。今天我把他的两张照片、一封家信,他写的一本书和诗词,原物交给组织保管。”此信被交给了福建省委组织部办公室,一个重大历史疑团从此解开。

1999514日下午230分,杨道明在福建永泰下傺寺病故,终年90岁。■

友情链接

河南党史网 中国共产党历史网 中央文献研究室 人民网 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中国政府网 新华网 中国网 央视网 中国日报网 光明网 共产党员网 中国青年网 国际在线 凤凰网 求是网 国史网 国家档案局 近代中国研究 郑州做网站擎天

党史博览杂志社主办 Copyright © 2000-2018 中共党史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党史博览杂志社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豫ICP备1801205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