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军史纵横

事不过二——张灵甫、黄百韬的命运(下)
来源:《党史博览》2017年第4期  作者:黄 瑶  点击次数:439
再说黄百韬

      黄百韬,原籍广东梅县,出生于天津。少年时期曾给北洋军阀李纯当传令兵。由于他做事勤谨,善于逢迎,得到李纯的赏识,李纯乃将自家心爱的婢女许配给黄百韬为妻。后来,黄便由其妻代求李纯,得入由李纯主办的金陵军官教导团第五期学习,毕业后在江苏省防部队任排长、连长。奉军张宗昌攻占江苏后,由于张曾经当过金陵军官教导团团长,同黄有师生之谊,黄百韬便投靠张宗昌,在张部从营长当到旅长。1928年,黄随张宗昌部第六军军长徐源泉投靠蒋介石,任师长。蒋介石按照他解除杂牌军军官兵权的惯例,把黄送到陆军大学第三期学习。抗战期间,黄调任军委会中将高参,因写了一篇军事论文获奖,受到何应钦的赏识,何推荐他出任第三战区司令官顾祝同的参谋长。1941年初,他充当了皖南事变的急先锋。1944年任第二十五军军长。他自知不是蒋介石的嫡系,没有靠山,为了保住官位,战争中冲锋在前,退却在后,肯吃苦肯卖命,逐渐得到蒋介石的信任。

豫东之战,“躲得了初一”

      1946年6月蒋介石悍然发动内战后,将黄百韬任师长的整编第二十五师投入苏北战场,该师一路打到山东。在孟良崮战役中,担任整编第七十四师左翼的整编第二十五师没有达成同整编第七十四师会合的任务,黄百韬因此心怀忐忑。但经顾祝同力保,黄百韬被从轻处理。此后,他更加小心谨慎。

      1948年5月底,粟裕率第一、第四、第六纵队等部组成的华野第一兵团南渡黄河,国民党当局判断解放军要攻徐州,慌忙令整编第五军北返堵击。

      粟裕原本计划南北夹击整编第五军,但由于国民党军援军蜂拥而来,企图在鲁西南同解放军决战。敌军过于密集,难寻战机。此时陈(士榘)唐(亮)兵团由许昌东来,已进至距离开封只一日行程的睢县、杞县。战场情况表明,攻打整编第五军的条件尚未具备,但攻打开封的条件已经成熟。6月16日,粟裕提出“先打开封,后歼援敌”的作战方案,一面报中央军委和中原军区,一面下令部队执行。17日,毛泽东为中央军委起草复电:“完全同意铣午(16日午时)电部署,这是目前情况下的正确方针。”“情况紧张时,独立处置,不要请示。”

     开封虽有国民党守军3万余人,但指挥不统一,内部有矛盾,战斗力不强,而且援军都在100公里以外,处境孤立。17日,陈唐兵团发起对开封的攻击。

      开封是被解放军围攻的第一座省会城市。如果开封丢了,蒋介石会感到颜面尽失,于是飞临开封上空督战,一面令空军大力配合守军作战,一面督令多路增援。在东面,以整编第五军为主力的邱清泉兵团由成武、曹县西援,被第一、第四、第六纵队,两广纵队和中野第十一纵队阻于兰封以东,刚刚组建的区寿年兵团由民权南下企图经睢县、杞县迂回开封;在南面,胡琏兵团北上,被中野第一、第三纵队和华野第十纵队抑留于上蔡以北;在西面,孙元良兵团东进,被中野第九纵队等部阻于中牟地区。

      至22日,陈唐兵团攻克开封,歼灭整编第六十六师师部及第十三旅和河南省两个保安旅3万人。

     解放军攻占开封在南京引起一片哗然。国民党政府豫鲁监察使郭仲隗对同住在珠江饭店的《〈中国时报〉·〈前锋报〉联合版》负责人李静之说:“蒋介石听到开封失守的消息,大发脾气,说要追查责任,要杀人。何应钦、顾祝同互相推诿,谁也不敢负责。文武大官都怕见蒋介石。蒋介石说他要调20万大军,亲自到前线指挥收复开封,彻底消灭河南的共军。这几天顾祝同打电话嗓子都喊哑了。顾祝同要国民党政府河南省主席刘茂恩、国民党军整编第六十六师师长李仲辛坚守三天,援军即可开到,三天后开封失守不要他们负责。离开封最近的刘汝明兵团却按兵不动,所谓朝发夕至,全部机械化的第五军也迟迟不前。”郭还转述监察院院长于右任的话说:“大官怕死,士兵厌战,老百姓心向共产党,仗是不能打了,恐怕你不可能回河南了。”

       由于国民党援军正多路逼近开封,粟裕决定弃城打援,命令阻击邱清泉兵团的第一、第四、第六纵队,两广纵队和中野第十一纵队南移,华野陈唐兵团于6月26日主动从开封南撤。

      此时,距离开封最近的国民党军援军是东面的邱清泉兵团和区寿年兵团。邱清泉看到阻援的解放军已经撤走,便得意洋洋地抢先占领开封,随后又尾追陈唐兵团南下。区寿年看到解放军大批南下,在睢县、杞县徘徊不前,同邱清泉兵团形成40公里的空隙。区兵团是刚刚组建的,辖整编第七十五、第七十二师和新编第二十一旅,战斗力不强。粟裕决定以原阻击邱清泉兵团的第一、第四、第六纵队和中野第十一纵队组成突击集团围歼区兵团,以陈唐兵团以及第十纵队、两广纵队组成阻援集团阻击邱兵团。24日,他和陈士榘、张震将此方案报告中央军委,得到中央军委批准。  

        6月27日晚,为抓住战机,粟裕命令华野突击集团不待查明区兵团的具体分布,即开始对立足未稳的区兵团进行合围。

        战至29日清晨,华野突击集团将区寿年兵团部以及整编第七十五师分割包围于龙王店、常郎屯等地,将整编第七十二师包围于铁佛寺周围。当晚,突击集团主力围攻龙王店外围各村落,至7月1日中午,全歼整编第七十五师所属第六旅和新编第二十一旅,接着猛攻龙王店。

      蒋介石眼看着区寿年兵团行将就歼,于7月1日致电邱清泉:“希即全力东进,击破当面之匪,达成解围任务勿误。”

      邱清泉接到这封电报,继续向东进攻,但在解放军顽强阻击下,仍无进展。7月2日,区兵团被全歼,区寿年被俘。

      蒋介石看到邱兵团进展迟缓,又将整编第二十五师从山东调至商丘,与第三快速纵队和交警第二总队组成西援兵团,由整编第二十五师师长黄百韬率领,昼夜兼程西援。前卫第三快速纵队以坦克为先导,于7月1日突破中野第十一纵队的阵地到达睢县东北的田花园,同准备从东面进攻驻铁佛寺的整编第七十二师的华野第一纵队第一师遭遇。第一师一面向纵队司令员叶飞报告,一面投入战斗,很快歼灭第三快速纵队大部,攻占田花园。此时整编第二十五师已进至田花园以南的帝丘店。于是,第一纵队便展开两面作战,西攻整编第七十二师,东抗整编第二十五师,防止整编第二十五师向整编第七十二师靠拢。

      2日,粟裕速调第一、第四纵队及第六纵队大部和两广纵队东移,指定一纵司令员叶飞负责指挥,攻歼黄百韬兵团;命令中野第十一纵队监视整编第七十二师,同时作为战役预备队。19时,粟裕、陈士榘、唐亮、张震致电第一、第四、第六纵,中野第十一纵,两广纵队和骑兵团各首长:“我军应乘黄部立足未稳,工事未固,于本晚分别完成包围,随即发起攻击,明日白昼亦继续攻击,以求快速,否则战斗时间拖长,对我颇为不利。但快速原则之执行,亦不是盲目乱碰。望各首长遵叶司令之具体部署,迅速坚决执行,务求于明晚完成歼灭黄兵团之任务为要。”

     战至6日晨,歼灭整编第二十五师3个多团,将黄百韬部压缩到帝丘店周围的狭小地带。黄百韬认为自己被歼已势不可免,于上午9时在司令部召集干部开会说:“现在情况非常紧急,你们将重要武器和车辆做好破坏准备,等共军进来,完全破坏不留。你们都年轻,可以自想办法逃生。至于我个人,你们不要管了。我不能走,也不能当俘虏,只有一死以报总统知遇之恩。”言毕痛哭流涕。

      6日,国民党军各路援军云集,粟裕向中央军委和刘伯承、陈毅、邓小平报告后,果断指挥部队于24时撤出战斗。

     在豫东战役中,黄百韬兵团虽然被围困,遭重创,但因为没有被歼灭,竟被国民党吹嘘为“黄泛区大捷”。黄百韬被蒋介石授予“青天白日”勋章。于是,黄百韬躲过了初一。

碾庄圩被围,“躲不过十五”

      1948年11月4日,蒋介石决定收缩兵力,在徐州备战退守,命令在连云港的李延年的第九绥靖区和在新安镇的黄百韬兵团西撤徐州,并把第九绥靖区的第四十四军交黄百韬指挥。黄百韬在新安镇等了两天,李延年率部才赶到。黄在这两天没有在运河上架设浮桥。

     6日,华野向驻扎在新安镇一带的黄百韬兵团发起进攻,淮海战役开始。7日晨,黄百韬兵团由新安镇沿陇海路西撤。在过运河时遇到了麻烦,运河上只有一座老旧的铁桥,千军万马和从连云港撤退的官员、警察、地主、富商,各色人等蜂拥过桥,车辆轰鸣,人马杂沓,拥挤不堪。黄兵团主力至9日方通过铁桥。

     8日,准备围歼黄兵团的华野部队到新安镇扑了一个空,立即展开追击。9日,国民党军第三绥靖区副司令官、中共地下党员何基沣、张克侠率第五十九军和第七十七军各一部在徐州北面的贾汪、台儿庄起义,让开大路。华野山东兵团立即南下,越过第三绥靖区防地到达徐州以东截断黄兵团撤往徐州的退路。10日,刘峙恐怕徐州有失,命令在运河以西曹八集的李弥兵团不要等黄百韬兵团到,立即撤往徐州。11日,华野山东兵团和追击黄兵团的部队共9个纵队将黄兵团的兵团部和4个军合围于碾庄圩及其周围约18平方公里的地区内,并在窑湾歼灭其第六十三军。

     蒋介石获悉后命令黄百韬固守待援,同时命令在徐州的邱清泉兵团和李弥兵团东援。
对解放军的进攻,黄百韬兵团进行了殊死抵抗。据黄百韬的机要秘书李世杰后来回忆说:“从九日起,战斗就打响了。黄百韬运用了以攻为守的战术,时常派队出击,也间有俘获。飞机也常来侦察和轰炸。尤其夜晚,枪声一片,信号弹纷飞,炮声隆隆,地动屋摇。这时,徐州‘剿总’电话电报纷至沓来,除勉励黄百韬坚持战斗外,还说已派邱、李两兵团并配有坦克车挺进解围。顾祝同也乘飞机在碾庄圩上空与黄讲话,勉以委座倚望至殷,党国安危,在此一战。南京方面每日派飞机空投《中央日报》《扫荡日报》,宣传胜利,竭尽吹嘘之能事。两报均在第一版登载黄氏半身像和蒋介石的嘉奖令,甚至把黄说成‘天将’‘常胜将军’。然而黄并不乐观,面庞一天天消瘦,脸色一天天憔悴。他深深知道,部队是主官升官发财之阶,谁肯不顾自己的损失而急别人之难?”

      直到13日,华野对黄百韬兵团的攻击总的来说进展并不大,从前沿阵地回到华野前指的参谋反映说:“黄百韬真难打。100米宽的正面就有20多挺机枪,子弹像泼豆子似的。我们的战士真英勇,一拨一拨地往前冲!”

      14日晚,粟裕召集担任主攻的6个纵队的首长开会,调整部署,改变战法,明确指挥关系。粟裕说:黄百韬兵团已由运动之敌变为驻守之敌。我军的战法必须由运动战转为村落阵地攻坚战,用近迫作业的办法突破敌人的坚固阵地,利用夜暗把交通壕挖到敌人阵地前沿,然后突然发起攻击。要先打弱敌,后打强敌,攻其首脑,乱其部署,逐个争夺敌人的火力点和所占村庄。在逐点争夺中,要集中炮火,组织好步炮协同。会议决定由谭震林、王建安统一指挥围歼黄百韬兵团的6个纵队。

      15日起,华野进攻碾庄圩各部的战壕已经挖到国民党军阵地前沿,国民党军只能困守在村庄里。由于黄百韬兵团从新安镇撤退时,已经将大部分辎重、粮弹用火车运往徐州,几天下来,各军请求补充粮食、弹药的电报纷至沓来。国民党军使用飞机空投物资,只是杯水车薪,于事无补。黄百韬把希望完全寄托在徐州的援军身上,他每天都爬上屋顶朝西眺望,企盼援军尽快出现,但始终不见援军的踪影。

      17日中午,从碾庄圩听到西面大许家方向炮声隆隆,黄百韬大喜,以为援军将到。但过了1个小时,炮声停息,黄百韬的希望被完全浇灭。此时,顾祝同又飞到碾庄圩上空,通过报话机对黄百韬说:“邱、李两兵团在陇海路两侧被阻截,无法前进。你们如果能突围出去与邱清泉、李弥会合也好。”黄百韬对顾祝同说:“我总对得起总长,牺牲到底就是了。”顾祝同飞走后,黄百韬对身边的陈士章说:“反正是个完,突围做什么?送狼狈样子给邱清泉看着快意吗?不如在此地一个换一个地打下去,最后不过一死,也对得起党国和总统、总长。”他对邱清泉这样的黄埔出身的将领不服气,说:“叫黄埔看看,也好鼓励他们以后不要再勾心斗角地只图私利。万一党国转危为安,也是我们的贡献。”

      从16日起,第六纵队在华野配属给他们的6辆坦克掩护下进攻第四十四军残部把守的前后黄滩。17日24时,六纵对第四十四军发起总攻。炮火准备30分钟,国民党军工事大部被摧毁。六纵的步兵在坦克掩护下猛攻,经4小时激战,全歼守军。

      19日22时,华野对碾庄圩发起总攻。八纵、九纵从东南和正南向北进攻,六纵在6辆坦克配合下由西向东进攻,四纵由北向南进攻。总攻的炮火刚刚延伸,各纵队先锋团便像箭头一样向碾庄圩射去。八纵先锋团九连在副营长李浩带领下兵分三路向碾庄圩东南角进攻。部分指战员跳进壕沟内,涉过齐腰深、冰冷彻骨的水道,攀登笔陡的壕壁和围墙。此时被解放军炮火震昏了的国民党军苏醒过来,机枪、步枪一齐朝壕沟内开火。在壕沟外的战士立即还击,压制敌人的火力;在壕沟内的战士迅速叠罗汉往上爬。一排长孙向银头部负伤,鲜血直流,仍指挥全排爬上壕沟,翻过围墙。仅仅半小时,就撕开了碾庄圩第一道围墙的突破口。

     与此同时,九纵七十四团一营二连仅用15分钟,就从碾庄圩西南角国民党军防御薄弱部突破第一道土围墙。七十三团一营二连从正南突进土围墙内。两个二连后来均荣获“碾庄战斗模范连”的称号。
     部队突破前沿后进展却不快,因为圩子里到处是枪眼,抬脚就是地堡。国民党军组织“敢死队”进行反扑。此时,友邻八纵一个小分队要求从七十三团突破口加入战斗。九纵司令员聂凤智立即表示欢迎。七十三团侧翼有了兄弟部队的掩护,进展加快,很快突破第二道圩子。

      经彻夜激战,至20日清晨,华野各纵先后突入碾庄圩。国民党军乱了阵脚。黄百韬命令第二十五军军长陈士章率部向南突围。但已经来不及了,陈士章只身逃跑。黄百韬写信给六十四军军长刘镇湘,令其率部向西北方向突围。黄百韬将这封信交给兵团情报处处长廖铁军,让他转交给刘镇湘。他还写了一份电报手稿交给机要秘书李世杰。电报稿说:今夜敌向碾庄圩发动攻势,战斗至为惨烈,现碾庄圩已成火海,统计落弹不下两万发,通信设备均被摧毁,兵团部已无法指挥。李世杰没能将此电报发出。

     黄百韬带着参谋长魏翱、第三处处长谭岳、第二十五军副军长杨廷宴出碾庄圩北街口,向大院上第六十四军军部方向逃跑。在碾庄圩的第七兵团直属队及第二十五军大部,共万余人被歼。

      21日晨4时,廖铁军到达大院上第六十四军军部,将黄百韬的信转交给刘镇湘。刘看了信说:“重武器都丢光了,出去又有什么用!”天将拂晓,刘镇湘打开皮箱,拿出国民党军将官大礼服穿上,戴上勋章,穿起皮靴,准备“成仁”。几分钟后,黄百韬一行到达六十四军军部。黄见到刘镇湘这一身打扮,面如土色。黄百韬等匆匆吃了一点饭后,又往北跑到该军第一五六师张越秀团据守的小黄庄。午饭后,又向西逃到第一五六师指挥所驻地吴庄。晚上,黄百韬指挥该师残部向西北突围,企图同李弥兵团会合未遂。黄百韬和杨廷宴躲进一所茅屋,对杨廷宴说:“我有三不解:一、我为什么那么傻,要在新安镇等候第四十四军两天?二、我在新安镇等候两天之久,为什么不知道在运河上架设军桥?三、李弥兵团既然以后要向东进攻来援救我,为什么当初不在曹八集掩护我后撤?”

      22日,黄百韬在混乱中毙命。

      张灵甫、黄百韬为什么“躲得了初一,躲不过十五”?因为他们对蒋介石愚忠,被绑上了蒋介石的战车。张灵甫在抗战中有出色表现,黄百韬也勤恳谨慎,不贪不腐,但是他们投入反人民的内战后,在汹涌的历史大潮中,只能落个兵败身亡的下场,令人唏嘘。

友情链接

河南党史网 中国共产党历史网 中央文献研究室 人民网 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中国政府网 新华网 中国网 央视网 中国日报网 光明网 共产党员网 中国青年网 国际在线 凤凰网 求是网 环球网 国史网 国家档案局 近代中国研究

党史博览杂志社主办 Copyright © 2000-2018 中共党史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党史博览杂志社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豫ICP备1801205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