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军史纵横

苏、中、古三国击落美国U-2高空侦察机回顾(上)
来源:《党史博览》2017年第12期  作者:陈 辉  点击次数:592
苏、中、古三国击落美国U-2高空侦察机回顾(上)
        20世纪50年代,在卫星侦察技术问世之前,美国U-2高空侦察机是世界上最先进的侦察机。它天马行空,让各国歼击机、防空火炮望尘莫及;它肆意践踏国际航空法,侵略他国领空,令人发指。然而,多行不义必自毙,美国U-2高空侦察机遇到了克星,先后被苏联、中国、古巴击落7架,其中中国击落5架,称霸世界的U-2高空侦察机最终低下了高傲的头颅。

美国总统艾森豪威尔批准研制U-2高空侦察机

      U-2高空侦察机是由美国洛克希德•马丁公司研制开发的单发动机涡轮喷气式飞机,绰号“黑寡妇”。它能在22738米高空执行全天候侦察任务,还可用于电子感应器研发、确认卫星资料和校准,自由来往各国领空。1954年11月24日,艾森豪威尔总统批准了该侦察机项目,并把计划的主导权交给了美国中央情报局,并正式将新飞机命名为U-2侦察机,“U”指多用途。

      1956年5月,首批4架U-2侦察机开始装备美国空军。当月,4架U-2侦察机被空运到英国。为掩人耳目,美国对外宣称U-2是一种专为美国航空航天局服务的气象研究机,隶属于第一临时气象侦察大队。6月11日,为减轻外界对U-2侦察机的猜测给英国带来的压力,同时也为尽快开始对华约国家进行侦察,U-2部队启程前往法兰克福以西、毗邻莱茵河的威斯巴登。

      在艾森豪威尔最终决定对苏联进行高空侦察之前,U-2侦察机先对苏联周边的东欧国家进行了一次试探性侦察。7月2日,2架U-2分别对捷克斯洛伐克、匈牙利、罗马尼亚、保加利亚、东德、波兰和罗马尼亚进行了侦察,照片非常清晰。种种迹象表明,对苏联进行越境高空侦察的时机已经成熟。

      7月4日美国独立日,U-2侦察机开始执行飞越苏联领空的行动。它首先从威斯巴登起飞,然后飞到波兰波兹南,再飞向苏联的白俄罗斯,之后向北转直到列宁格勒,最后飞越波罗的海后返航。这次飞行总共历时8小时45分钟,覆盖了苏联高度机密的明斯克和列宁格勒,那里有苏联的远程轰炸机基地、海军造船厂和军事训练场等敏感目标。

      第二天,U-2侦察机又对莫斯科等地进行了一次成功的8小时侦察。通过照片,中央情报局发现了位于莫斯科附近制造米亚-4重型喷气轰炸机的飞机制造厂、位于卡哈姆科的火箭发动机厂和位于加里宁格勒的导弹工厂等重要军事目标。

      虽然U-2侦察机两次行动都获得了成功,但均被苏联的防空雷达准确地捕捉到,米格飞机都出现在U-2的下方。米格的飞行高度太低,对U-2没有构成任何威胁。

      此后,U-2侦察机又飞到了乌克兰等地,最远一次一直飞到了克里米亚半岛才返航。根据U-2发回的情报,美国人惊讶地发现,实际上苏联的远程轰炸机数量十分有限,以前的数字被夸大了。在此之前的数次红场阅兵中,苏联用手中仅有的十几架远程轰炸机重复通过红场上空,让美国误以为苏联的远程轰炸机数量已经远远超过了自己,至少拥有100架米亚-4重型喷气轰炸机。U-2带回的照片证实这些判断是完全错误的,大大缓解了美国对于苏联“战争机器”的恐惧情绪。

      苏联向美国驻莫斯科大使馆递交了外交照会,并附上了U-2侦察机入侵的详细路线图,表达了对于美国飞机飞越其领空进行间谍活动的强烈不满。美国知道苏联对U-2侦察机无可奈何,对抗议不予理睬。

苏共中央总书记赫鲁晓夫:我要亲自给防空军庆功

      正当美国洋洋得意的时候,1960年5月7日,苏联塔斯社播发了一条震惊全球的消息:苏联防空部队击落了美国U-2间谍侦察机,活捉驾驶员鲍尔斯上尉,地点在苏联斯维尔德洛夫斯克工业中心上空。

      原来,鲍尔斯驾驶的U-2侦察机入境后,苏联雷达立刻发现了它,并将红色警报传遍全国,对U-2实施不间断雷达追踪。

     苏联首先派出一架转场路过此地的苏-9歼击机进行拦截。苏-9携带AA-1、AA-3空空导弹,但它既够不着也追不上U-2。于是,该机不得不采用不携带任何弹药的方式提高飞行高度,试图以撞击的方式拦截,由于飞行员未能发现目标而失败。随后,U-2进入地空导弹防区,地空导弹部队第一轮发射了14枚S-75(北约代号SA-2、萨姆-2)防空导弹。S-75是苏联第一代全天候中程、高空防空系统,主要担负国土和要地防空任务,重点对付远程轰炸机和侦察机。

     

       当鲍尔斯驾驶飞机逼近苏联成湖地区时,一架喷气式战斗机出现在与他航线平行但低一些的高度上,鲍尔斯不以为意。10时30分,当他飞越斯维尔德洛夫斯克时,一道橙色光线照亮整个驾驶舱。随后,飞机剧烈颤抖起来,失去控制。接着,机头歪向一侧,机翼脱离机身,飞机进入倒飞螺旋,人在座舱里被抛来抛去。U-2座舱很狭小,为了找一个最佳弹射位置,鲍尔斯解开安全带,迅速打开座舱盖,没想到气流几乎将他抛出座舱。鲍尔斯大惊,飞机高度急剧下降,他只能摘掉氧气软管,脱离飞机。在4600米处,鲍尔斯随身携带的降落伞自动打开。跳伞后不久,另一枚导弹也击中了U-2。


      当时,苏联正举行“五一”阅兵式,游行庆祝活动正在进行,国土防空军司令比留佐夫元帅登上了位于红场墙边的列宁墓观礼台,向苏共中央总书记赫鲁晓夫报告:“U-2已被我S-75防空导弹击落,飞行员被俘。”赫鲁晓夫大喜,拍着比留佐夫元帅的肩膀说:“好样的,我要亲自给防空军庆功。”

      5月2日,赫鲁晓夫在苏联最高苏维埃委员会会议上秘密宣布了U-2侦察机被击落的消息。5月7日,赫鲁晓夫向媒体通报了此事。

      U-2侦察机在苏联上空被击落,鲍尔斯被俘,让美国陷入极其难堪的境地。最初,苏联方面没有任何动静,美方自作聪明,想蒙混过关。U-2侦察机是美国军方最高机密,如果飞机在苏联上空被击落,后果将是灾难性的。因此,美国军方在U-2侦察机上的弹射座椅后面安装了自毁系统,当飞行员弹射后70秒将启动自毁系统,但鲍尔斯驾驶U-2被击中后不敢冒这个险。他不知道到底是先弹射还是先自毁,所以先弹射保命了,压根儿没有打开自毁系统,使得苏联人在地面上找到了U-2较完整的残骸。

      鲍尔斯当天没有按计划返回机场。消息传到华盛顿,美国政府内部一片恐慌,但中央情报局局长艾伦•杜勒斯和负责U-2侦察机项目的副局长理查德•比斯尔设法让艾森豪威尔相信:U-2侦察机从7万英尺的高度被击落后,没有一名飞行员能够生还。

      美国以为U-2侦察机自毁了,飞行员死了,不会有把柄落在苏联人手里,所以极力否认是间谍飞机入侵苏联,宣称只是一架搜集气象资料的飞机迷航。

      为此,苏联向外界展示被俘的鲍尔斯和U-2侦察机残骸。世界各大媒体对此事纷纷发表评论。美国驻苏联大使馆外交官请求苏联政府允许会见被捕的鲍尔斯,但被拒绝。
面对事实,艾森豪威尔对国会辩解说是为避免新的珍珠港事件的发生,苏军实力强大无比,如果不事先摸清苏联的军事实力部署,一旦苏联对美国发动核突袭,将使美国处于束手无策的尴尬境地。

      鲍尔斯被俘后,U-2侦察机在一夜之间成为了全世界关注的焦点。由于美国拒绝就此事向苏联道歉,原定在5月中旬召开的美、苏、英、法四国高峰会议以赫鲁晓夫的愤然离去而宣告破裂,艾森豪威尔访苏计划也被取消。美苏关系降至冰点。经过美苏双方多次谈判与协商,1962年2月10日,美国政府用苏联间谍费舍尔换回鲍尔斯和美国大学生弗里杰利克。

     “鲍尔斯事件”后,美国彻底停止了U-2侦察机对苏联地区的侦察活动。U-2的身影开始频繁出现在拉丁美洲和亚洲地区的中国、朝鲜、越南。

解放军击落5架U-2高空侦察机,毛泽东接见防空英雄

“黑猫中队”

      从1958年3月2日起,美国连续5次使用U-2飞机,深入中国内地进行战略侦察,后来担心被中国击落,在世界上再次出丑,决定让国民党充当炮灰。

      1960年7月,美国与台湾国民党当局商量,决定用“美方出钱出物、蒋方出人出地”的方式,动用U-2高空侦察机对大陆进行侦察,蒋介石批准了该计划。台湾有关方面立即与美国中央情报局联手,在蒋经国直接主持下,将计划付诸实施。

      10月,6名在美国受训的飞行员在台湾成立了一个新的单位,名字叫“空军总部气象研究所”,对外称三十五中队,队长是卢锡良中校。队伍隶属于“空军总司令部”,由衣复恩直接指挥。不久,2架全身漆黑的U-2侦察机从美国运到了桃园机场。

      队员陈怀设计了一个黑色猫头图案作为该队的标志。据他解释,黑色猫头象征U-2侦察机的机身,闪亮的双眼象征U-2的摄影机。

   

   “黑猫中队”被赋予深入大陆上空侦察的使命,这是一项价值极大但风险极高的工作。他们驾驶的属于顶尖端武器,享受超常的物质待遇。


      “黑猫中队”自1961年成立至1974年,共有5任队长,先后有30多名飞行员接受过U-2飞机的飞行训练。1975年U-2飞机撤到韩国昆山基地后,仍沿用“黑猫”的称谓。

     由于“黑猫中队”的侦察飞行获得的情报对蒋介石“反攻大陆”的计划至关重要,所以蒋氏父子对“黑猫中队”倍加恩宠,频繁施惠。蒋介石多次接见“黑猫中队”成员,蒋经国时常来到他们的住处,走家串户,抚慰有加。

第一次被击落

      1961年4月,“黑猫”开始窜入大陆上空进行侦察,但限于沿海和东部地区。

      1962年1月13日,陈怀驾驶U-2侦察机从桃园机场起飞,首次执行对大陆西北腹地的侦察任务,目标是甘肃双城子附近的解放军导弹发射场和飞机场。近10个小时后,陈怀安全驾机返回,随机带回了长达数百米的航侦胶卷。此后,“黑猫”基本上是每月固定深入大陆3次,有时一架,有时两架,活动空域基本上在大陆西北、华北的大后方。整个行动有着一套周密的操作程序,在美国中央情报局的严格指导、密切配合下实施。U-2飞机一次出行拍下照片的数量惊人,总共有4000组,排起来有500米长,可以堆满一间屋子,几年来拍摄的照片更是不计其数。     面对U-2侦察机的疯狂入侵,中央军委决定消灭入侵敌机。

     1957年10月,中苏达成协议,苏方同意派专家组来中国帮助组建地空导弹部队,并派一个萨姆-2建制营的官兵前往中国传帮带,使中国空军一个营学会使用这种武器。中国最初组建了3个地空导弹营。

     1962年8月29日夜,解放军空军地空导弹二营从北京来到了南昌向塘地区。空军作战机关经多次研究发现,南昌是U-2飞机侦察大江南北的必经之地,11次窜入大陆有8次途经南昌。凡是福建的航空兵有调动,U-2飞机总要出动侦察。因此,在这里部署阵地,成功的可能性最大。
      新阵地设置后,解放军首先采取施放诱饵、诱敌就范的策略。9月7日,空军命令,南京起飞一个轰炸机大队空转南昌以南的樟树,诱敌出动。果然,国民党上钩了。第二天,1架U-2飞机飞至距广州市70公里左右,开始侧飞,然后突然转弯由此向南,通过广州市上空返回台湾。

      9月8日,解放军又在南京起飞了1架大型轰炸机,以1万米高度直飞南昌以南的某机场,设法将U-2飞机引入南昌导弹伏击阵地。国民党终于飞蛾扑火,自投罗网来了。9月9日6时,1架U-2飞机从桃园机场起飞。7时32分,由平潭岛上空2万米进入大陆。接着,经福州、南平,沿鹰厦铁路上空北进,随后被解放军雷达发现。解放军导弹部队很快进入临战状态。敌机飞至距南昌75公里时,开始侧飞,航向西北。8时30分,敌机进入二营火力范围,营长岳振华迅速命令,打开制导雷达天线,捕捉目标,导弹接电准备。8时32分,3枚导弹连续升空、连续击中目标,U-2从天而坠。被击落的U-2飞机残骸坠落在距南昌15公里的罗家集附近。陈怀跳伞被俘,当时还有呼吸,被急送医院,但因伤势太重,经抢救无效丧命。按照空军司令员刘亚楼的指示,用棺木将陈怀埋葬于一座有小树林的山坡上。

第二次被击落

     1963年3月28日,也就是U-2侦察机被解放军导弹击落的6个多月后,国民党空军的又一架U-2飞机从韩国群山机场起飞到中国大陆西北侦察,由包头、乌鲁木齐一线窜至甘肃某基地上空。地空导弹四营立即进入一级战备。

     10时55分,敌机窜至四营阵地以北地区。在敌机距四营113公里时,四营打开导弹制导雷达天线,发现目标。可是敌机不再直飞四营阵地,而是马上做转弯机动,越飞越远,四营只得关闭制导雷达天线,目标指示雷达继续跟踪。

     过了一会儿,远去的敌机又一次飞临四营阵地。在距阵地98公里时,四营第二次打开制导雷达天线准备歼敌。然而,就像触电一样,敌机又一次转弯机动,远走高飞了。

      两次转弯,敌机完成360度盘旋,始终未进入萨姆-2地空导弹的有效射程。在四营指挥所标图板上,只留下一个“∞”字形的航标,消失得无影无踪。

     “查明原因,积累经验。”军委副主席贺龙下达了指示。总参和空军组成联合工作组检查四营3月28日的战斗情况。


      检查结果:武器是好的,指挥也没有问题。原因出在哪里呢?工作组把关注点集中在地图上U-2侦察机留下的“∞”字航迹上。为什么四营目标指示雷达照射U-2侦察机,它没有反应,而导弹制导雷达天线一打开,敌机立即转弯?


     反复琢磨,反复推测,终于形成了这样的结论:敌人已窃取了萨姆-2制导雷达的频率,在U-2侦察机上安装了电子预警装备。当萨姆-2制导雷达电磁波照射U-2飞机时,敌人马上判断出导弹阵地方位,然后机动转弯,逃脱导弹打击。事实证明,联合工作组的判断是正确的。

     3月28日的战斗给解放军地空导弹部队敲响了警钟:面对电子战,以往的战法不灵了。敌变我变,从空军指挥机关到基层指战员,人人都在思考对付装有电子装备的U-2飞机的新战法。最终,大家想出了压缩打开制导雷达天线的距离,把敌机放近后再开制导雷达天线,捕捉目标,使U-2飞机来不及转弯机动,就被击中的战法。

      敌机距离多少公里是打开制导雷达天线的最佳时机呢?经过反复推算,制导雷达要在40公里左右打开天线,用10多秒钟完成发射。

      按照萨姆-2作战教令,打开制导雷达天线一般在100公里以外,然后完成各种发射准备动作需要7至8分钟。130多公里与40公里,七八分钟与10多秒钟,形成了巨大的反差,发射难度可想而知。二营官兵迎难而上,刻苦训练,经过50多次开机试验,摸清了打开天线后要做的14个动作,有9个可以移到打开天线之前去做。剩下的5个动作经反复训练,可在8秒钟内完成,创造了发射萨姆-2导弹的奇迹。

     1963年10月,空军司令部将4个地空导弹营调往江西、浙江两省的弋阳、上饶、江山、衢州一带,由西南到东北,呈“一”字形,三营在弋阳,二营在上饶,一营在江山,四营在衢州,组成了160公里的拦截正面。10月底,地空导弹部队全部进入阵地。

      11月1日,U-2飞机送上门了。7时43分,台湾出动1架U-2侦察机,从温州上空进入大陆,由衢州以东解放军地空导弹火力范围外向西北飞去。11时15分,U-2侦察机从甘肃鼎新折返,沿原航线返回。当U-2快到武汉时,目标指示雷达报告在180公里处发现敌机。敌机距阵地90公里时,二营3发导弹接电准备。70公里时,松九雷达接替“513”雷达指示目标。39公里时,松九雷达突然丢失目标,二营遂改

      用“513”雷达情报,求测射击诸元,发射了3枚导弹。第二枚导弹在26公里处与敌机遭遇,并将其击落。此时,敌机高度2.05万米,时速750公里。飞机残骸落于阵地东北27公里,江西广丰县万罗山附近。国民党少校飞行员叶常棣跳伞被擒。

    (图片:被击落的美军U-2侦察机)

友情链接

河南党史网 中国共产党历史网 中央文献研究室 人民网 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中国政府网 新华网 中国网 央视网 中国日报网 光明网 共产党员网 中国青年网 国际在线 凤凰网 求是网 国史网 国家档案局 近代中国研究 郑州做网站擎天

党史博览杂志社主办 Copyright © 2000-2018 中共党史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党史博览杂志社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豫ICP备18012056号